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美国右派对政府政策只批评不担责
新经学
2015年05月04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4月27日发表专栏文章《美国右派对政府政策只批评不担责》,批评美国右派人士以及一些批评美国政府平民医保等政策的人面对完全相反事实,却没有丝毫的反思与自责。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bohiena

将自己想像为一个公共事务的定期评论员——或者是一位领稿费的学者、某一领域的专家或是一位固执己见的亿万富翁,对一项即将出台的重大政策倡议发表意见,或是对重大灾难予以预测。你断言,奥巴马的经济刺激计划将引起利率飙升;美联储的债券购买计划将造成“美元贬值”以及高通货膨胀;《平价医疗法案》将在注册人数下降和成本剧增这一恶性循环中崩溃。

但是,事实上你所预测的一件都没发生,那么你将如何做?

或许,你会认错,试着找出原因。但是,事实上大多人没人如此做;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愿承认错误的时代。

或者,你坚持认为那些邪恶的力量在掩盖着残酷的事实。相当一部分著名的时事评论员或某一时刻“揭露通货膨胀真相的人”声称国,美国政府在价格上涨速度上撒了谎;还有许多知名的“揭露奥巴马医改真相的人”说白宫在做假账,这些政策毫无价值等等。

最后,现在还有第三种方式:你可以假装你从没做过这些预测。我看过太多对于利率以及通货膨胀发出过严重警告的人,然而现在却声明自己从没做过。不过,最多的还是关于医疗保健方面的。奥巴马医改的实际效果比它的支持者所预料的好得多,但是其反对者却说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预不预测并没有什么不同。

回顾医疗改革还未完全实施前的2013年,或第一年注册人数公布前的2014年初,医改的反对者预测了些什么?答案是:这完全是个灾难。2013年5月,白宫内部委员会的一份报告称,美国人将面临一场毁灭性的“利率震荡”,保费几乎要翻倍。

而且,情况或许会更糟:2014年年初,右派热衷的一些专家(或许他们应该是“专家”)警告称会出现只有生病的公民才注册的“死亡漩涡”,造成保险费飙升、多数人退出的医改计划。

医改的保险范围整体效果如何?2014年的前几个月,许多共和党大佬——包括众议院议长约翰·博纳(John Boehner)——预测,越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会排斥在医保保险的覆盖范围之外而非纳入其内。此外,他们还预测这项计划费用将远远高于预期,财政赤字即使不增加万亿美元,也会增加千亿美元。

事实到底如何呢?没有利率震动:2014年平均保险费比预计低了16%;没有死亡漩涡:2015年的平均保险费比2014年高了2~4个百分点,这比历史标准的增长率慢了许多。没有健康保险的美国人口数减少了大约1500万,实际上,如果那些由共和党当政的州不阻止医疗补助计划的进一步实施的话,那么这一数字还会大幅度的增加。该项计划的总成本远远低于预期。

还有一件事:有时你或许会听到有人抱怨这项政策提供给那些新入保险家庭的保险质量不佳,但是根据J. D. Power最新的一项调查显示,该市场调研公司发现,新入保险的人对于他们的投保范围非常满意,其满意度比那些常规的以及非奥巴马医改保险的满意度高得多。

这就是成功的政策,同时也应有批评者深刻反省,反思为何会出现如此的错误。然而,事实却是无人反思。

与此相反,新的方式——这里以一人为例,但却不是唯一的一个,对冲基金经理克里夫·阿斯尼斯(Cliff Asness)最近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没有什么值得看的:“更多的人将投保,这从来就不存在什么争议,”我想,这毫无疑问——除了那些在美国右派中有影响力的人士所说的东西。噢,还有那些关于成本方面的好消息仅仅是一种巧合。

揶揄此类事情不仅十分容易,还十分合适。但是,这仍然还有一些重要危险的存在,因为这些危险超越了医疗改革问题,却和它一样重要。

你瞧,在一个极端的政治环境下,政策争论不仅仅是摆在桌面上讨论一些特定问题,还是世界观的一种碰撞。债务灾难、美元贬值、奥巴马死亡漩涡的预测都反射出了一种同样的意识形态,这些预测的彻底失败应该激发人们对于这种意识形态的严重怀疑。

同时,这还涉及到了一个道德问题。拒绝接受对过往错误负责任是一个人私生活中的严重性格缺陷。当影响数百万人生活的政策到了紧要关头之时,这就上升到真正的犯罪层面上了。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