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希尔顿·鲁特:中国千亿亚投行道路崎岖
新经学
2015年05月07日

04182015_China_Yuan_Money

亚洲的时代已然到来?看到全球各家媒体对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热潮发表看法后,你或许会这样想。迄今为止,绝大多数的亚洲国家和18个欧洲国家一共58个国家在等候成为亚投行的成员。这股划时代国际力量转变的开端阐释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思想,是否标志着这个地区新秩序的崛起,这更有利于亚洲和世界吗?

亚洲各国认为,中国应该从现在开始分享其经验并向其他国家提供帮助。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大约占GDP的8.5%,但是邻国却从未超过4%。从现代经济历史记录以来,中国是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取的成就蔚为壮观。相比而言,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和日本主导的亚洲发展银行发展缓慢,官僚气息严重,致使这两家金融机构无法满足亚洲上万亿美元的需求。

令人惊讶的是,各国纷纷加入亚投行的情形在中国国内产成了担忧。中国的一些海外投资项目面临审查、拖延、挫折和当地反对的呼声时候,中国的企业却看到对补贴的项目越来越多的不满,因为世界各国对新成立的亚投行的看法从中作梗。

同时,中国财政部的一位官员向腾讯网透露,2001至2011年间,向中国企业拨付了6710亿美元双边贷款用于支持海外项目运营,但70%的资金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原因在于中国海外贷款的扩展没有进行合理的风险评估。

实际上,中国人正在艰难地学习如何克服同样横桓在世界银行和亚洲发展银行的众多由地方环境因素造成的难题:信用标准不可靠、不可避免的腐败现象和当地薄弱的管理能力使得项目的完成和维护问题多多。

然而,最难以解决的还是政治问题。尽管中国努力避免涉入当地政治问题,但这些基础设施项目还是把中国卷入了邻国政治中。

在斯里兰卡,有关中国50亿美元的投资项目出现贪污的传言让反对派击败了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在缅甸,密松水电站项目自2011年就被迫停工,原因是为该项目带来的负面的环境和社会影响。这在激起了当地民众的质疑:为何他们要为一个向中国输出90%电力项目去承担环境破坏的代价。在菲律宾,由于指控前任总统在采购流程有贪污,2012年当选的总统阿基诺取消了北方铁路项目。众多的贪污指控将中国投资牵扯进国内政治问题之中,损害了双边关系。

中国人相信通过先“踮脚摘果”再消除长期问题的办法,能让亚投行快速启动起来。但这是一种错觉。假如这样”踮脚摘果”的情况确实存在,那果子也早就让别人抢走了。但是,在对准确评估项目和商业可行性中存在的困难使得投资陷入困境。

如何在社会中实现公平分配?公平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为贫困国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这不只是在工程或者财政方面的操作。半个世纪的经验告诉人们,我们需要成熟开发组织,地方政府失败的治理会导致基础设施投资成功出现不确定性。

中国新型全球机构理念将面临的最大障碍:中国谴责世界银行行长一直由美国人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一贯是由欧洲人担任,而亚洲发展银行也都是由日本人领导。在这些机构的治理部门里,中国的表决权影响较小。

但是,中国强调其任命亚投行行长的权利,希望在银行管理中能够使用否决权,这会削弱对该银行的专业性和独立经营能力,以及不受政治因素影响等方面。
为何中国想要复制一个同样充满偏见的机构,是为了批评其他多边的机构吗?

 

关于作者:

希尔顿·鲁特(Hilton Root),美国财经网站The Fiscal Times专栏作家。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