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候选人的意识形态和诚实品质
新经学
2015年05月12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5月1日发表专栏文章《候选人的意识形态和诚实品质》,指出现在的美国政治人物受困于自身的意识形态,为了现实的政治利益而失去了诚实认错的美德。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us election

2016年的美国总统竞选活动几乎关涉到所有问题。竞选各方在对环境、财政政策和医疗等不同问题上的态度截然不同。历史表明,政治家们在竞选时的言论是他们他们未来执政的指南针。

尽管如此,新闻媒体的许多从业者却更关注竞选人的性格特征。性格特征也并不是毫不相关。下一任总统一定会遇到一些目前我们无法预知的棘手问题,因此,他/她将如何应对至关重要。不过,最为至关重要的个人品性常常并不为媒体所关注。事实上,它正受到广泛的忽视。
这很清楚,你不应该关心候选人是否是你喜欢的类型,你也不应该关心他们的性生活,甚至他们的消费习惯——除非这惯涉及严重的腐败问题。在这个不断向我们抛出肮脏出人意料事件的世界中,我们真正应该关心的是诚实:即使面对那些意想不到的偏见,也愿意接受现实,愿意承认错误并改变策略。

这是一种少见的美德。

你可能会猜到,我在思考的是经济学领域的事,而这个领域在过去的七年来不断有让人出人意外的无良事件发生。如果这七年来未曾发生过,或不曾改变过你长期以来所坚持经济学信念,要不你根本没有关注过,又或者你自己昧着良心说道。

这样的时代需要有开阔的胸襟——坦然接受不同的观点——和竭尽全力的意志的结合。就像富兰克林•罗斯福在一次著名演讲中所言:“这个国家需要大胆不懈的尝试。我们都知道应该尝试一种方法:如果行不通,坦然接受,再接着尝试。总之,不要放弃尝试。”

相反,我们看到许多公众人物的表现正如乔治•奥威尔在一篇文章中描述的那样:“坚持那些本来我们认为不对的,然后,在最终表明我们就是错的时候,就随即扭曲事实,证明我们是对的。”我曾预测通货膨胀失控绝不会发生吗?好吧,美国政府正在炮制这样的书籍,并且,我从未说过我说过什么。

我得声明,我并不是说要消灭政治领域的意识形态,因为那也不可能。每个人都有关于世界如何运作和应该怎样运作的的意识形态。事实上,最容易忽视也最危险的意识形态就是认为自己不受意识形态的束缚——例如,自称是中间派——因而意识不到自己的偏见。你应该重视自己和他人身上的是开阔的心胸,而不是那种无意识形态,愿意承认自己意识形态中有些可能是错的。

由于无所不知的新闻报道比政治分析更加容易,也更为安全,因为我要说的是,出版行业更倾向于容不下开阔的心胸。在20世纪90年代,希拉里•克林顿支持贸易协定,但现在她却持反对态度。她的态度前后竟截然不同!或者,这是从历史经验中汲取教训的好例子,值得我们称赞,而不是嘲笑。
那么,有关这次大选人物的智力品质情况如何呢?相当糟糕,至少在共和党这边情况是这样的。

例如,杰布•布什宣称在外交政策上,我有“自己的主见”,但他的助手公布的顾问名单中,保罗•沃尔福威茨(Paul Wolfowitz)位列其中。这个人曾预言伊拉克人会欢迎我们这些解放者。布什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从已然发生的流血大屠杀中汲取教训。

同时,据我所知,共和党的重要人物中没有一个人承认所有由医疗改革引起发的严重可怕后果——大规模取消现有的政策,不断飙升的保险费,失业等——都已发生。

我们并不是讨论在某个具体政治问题的对错,讨论的是从不认错,从不改变自己的观点的人。从不承认自己错了,这是严重的性格缺陷,即便这种后果只影响到少数人。不过,道德上的懦夫明显不适合坐上高位。

考虑一下,假如,也完全有可能,下一任总统最终将面临种种危机——经济、环境、外交——这些在他/她现有的政治理念中未曾料到。我们真的,真的不想让这些不愿承认入侵伊拉克是个灾难,医疗改革却不是灾难的人来应对这场危机。

我仍然认为这次大选关乎所有重大问题。如果我们非要谈谈品格,我们只谈最重要的,也就是诚实。

 

译者:何明明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