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活死人的2016年选举
新经学
2015年05月15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4月24日发表专栏文章《活死人的2016年选举》,指责共和党人仍然死抱着僵化且早就证明失败的供给经济学的理念,而2016年的选举则会出现这种经济理念僵化的“活死人”之间的争竞。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m_275006

一个僵尸跑到新罕布什尔州,声称自己有望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哦,好吧,他就是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不过,这都一样。

你也知道,克里斯蒂曾在演说中标榜自己是一位坚定的财政现实主义者。然而,事实上,他所谓的强硬政策的观点是一种典型的愚人之见——这一观点早该消亡,事实证明它站不住脚,只是僵而不死罢了。

不过,我们也不能对克里斯蒂过于苛责。对所有共和党大佬来说,不能与这个早就被否认的观点切割。无论谁最终赢得2016年总统候选人提名,都将会有多个头脑僵化的人作为自己的竞选伙伴。

克里斯蒂是第一个站出来的。他将自己提议领取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的年龄上调至69岁认为是一种明智和勇敢的之举。既然美国人平均寿命延长了,此举难道不是意义非凡吗?

不,事实可不是这样的。这一观点从2007年起就站不住脚了,当时美国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发布一份报告显示,只是美国的富人们的寿命有所延长。底层劳动者——确切说来是那些依靠社会保障的美国人——中有一半的人平均寿命仅为65岁,比20世纪70年代仅延长了一年多。此外,律师和政治家工作到60多岁可能没什么困难,而对普通工作者而言,情况并非如此,他们中有许多人仍需从事体力劳动。

延长退休年龄将引发大量难题,并节省不了多少钱。事实上,2013年国会预算办公室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延长“老年医保”的年龄几乎不节省钱。

但是,克里斯蒂——如杰布•布什一样,做出迅速回应,提出自己的主张——很显然,他们对实情一无所知。僵化的思想占据了他们的头脑。

也有许多其他思想僵化的人。想想看,比如,对医疗改革争论时出现的僵滞情形。

在“平民医疗法案”全面实施之前,保守派人士对其正式实施后的后果给出众多耸人听闻的预测。实际上,这个法案会减少医疗保险覆盖的美国人数;保费飙升也将导致“比例落差”;政府也将远比预算付出更多,赤字膨胀;它将导致大量失业。

实际上,法案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成年人参加保险的数目;保险费上升的速度比改革前也慢了许多;法律实施的成本也开始低于预算;2014年,即法案全面实施的前一年,就业出现了1999年以来最大的增幅。

这种变化到底是怎样发生的呢?本质上,一点变化也没发生。据我所知,共和党重要人物谈及奥巴马医疗改革时就像预测的灾难实际上已经结束一样。

最后,这次换届选举引起一个有趣的政治变化:“巫毒经济学”的再次出现,“供给学派”声称,对富人减税本身可刺激经济,所以供给会创造自己的需求。

在现实世界中,这一法则曾彻底地失败了。尽管右翼势力信心十足的预测经济将出现衰退,1993年克林顿的增税以及2013年奥巴马的增税都没有使经济崩溃——差得远呢,而2001年到2003年减税后出现的“布什繁荣”直到引发财政危机前才也没获得了人们的关注。堪萨斯州州长承诺实施“真正现实的实验”来证明供给学派理论的正确,但这一实验结果表明堪萨斯州经济发展甚至没能比上许多邻州的发展。

然而,在共和党政治世界中,“巫毒”没有受到强力控制。难道总统候选人竞争者们必须在重要供给学派的杰出代表们面前证明他们对这一失败理论的忠诚。马克罗•鲁比奥(Marco Rubio)的税收提议将引发预算中巨大的财政空洞,他还声称,这一空洞将由经济复苏奇迹所弥补。目前很清楚,供给学派的经济理论是停滞的根源:还没有任何证据或逻辑可推翻它。

问题是:为什么共和党会经历僵尸大灾难呢?原因之一当然是大多数共和党政治家所代表的州或地区从来没有,也不会为民主党投票;他们唯一的忧虑来自极右势力的挑战。另一个原因是,他们想要告诉金主所想要听到的:候选人所说的任何有关奥巴马医改或减税的现实意义都不可能挽救初选中的谢尔登•埃德森/科赫兄弟。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结果很明确。学究们试图制造假象:正在进行严肃的政治争论,但是,问题依然存在,2016年的大选必定是活死人之间的选举。

 

译者:何明明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