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无头脑者的胜利
新经学
2015年05月18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5月8日发表专栏文章《无头脑者的胜利》,批评英国的联合政府与美国的保守派一样,在经济危机期间,将政府的财政政策与家庭的支出管理相类比,一味地强调财政紧缩,延误了解决经济危机的时机。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pa_nocredit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曾写道:“语言是对无思想者的一种思想羞辱,应该带点狂野。”我很喜欢这句名言,也常常在我的文章中予以引用。但是,我不得不承认,2008年经济危机后长久的经济低迷——我们本来有方法有智慧快速解决这一问题,但实际却没做到——“无头脑者”可以使我们有效避开那些不受欢迎的想法。

没有什么比凯恩斯经济理论的家乡更能称彻底地获得空洞的胜利,而我写这篇文章时,英国大选正在进行。英国大选应该是对失败的经济学说的一种全民公投,然而,实际却相反,因为没有一个足够有影响的人物公开质疑错误的主张和观点。

然而,抨击英国人之前,我得承认我们自身也做得相当糟糕。

这在很早以前就开始了。奥巴马总统上任时经济正匀速下跌。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更多的消费来刺激需求。奥巴马的就职演说也是那套我们要面临艰难的抉择的陈词滥调,这在那时也最无济于事的。

的确,奥巴马推行经济刺激政策——虽然规模较小,持续时间不长——防止衰退进一步加深和持续。当共和党开始胡说八道,声称政府开支应该采取像普通家庭紧缩的政策——这是全面萧条的一剂良药——奥巴马却并未质疑他们的立场。相反,没几个月,那套胡说八道之辞就成了奥巴马演说的基本观点,尽管他的经济学家更了解实情,他自己也是如此。

因此,我想,对于英国工党领袖埃德•米利班德(Ed Miliband)未能颠覆保守党散布的经济妄论,我们也不能因此过于苛责。正如奥巴马及其经济学家们一样,这位工党领导者也可能更加了解实情,但已作出决定,认为要解决窧糟糕的经济理论所散布的悲观情绪是件很难做到的事,尤其在大部分英国新闻媒体对这个糟糕的经济理论当作事实来报道。不过,眼前的局面仍令人深深感到沮丧。

我所指的胡说言论是什么呢?牛津大学教授西蒙•威伦•路易斯(Simon Wren-Lewis)称这一现象为“媒介宏观”。他一直在孜孜不倦地探索经济领域的真谛,甚至可以说是这一领域的孤身斗士。这是一个关于英国的故事:首先,在2010年以前执政的工党政府极不负责,支出完全超出控制的范围。第二,财政挥霍造成了2008年-2009年的经济危机。第三,这结果导致了2010年上台的联合政府别无他法,在经济低迷状态的情况下,实行紧缩政策外。最后,2013年英国经济的增长证明紧缩政策有成效,表明评论人士的观点错误。

现在,这个故事从头到尾很显然是荒谬的。在出现经济危机前,英国并不挥霍财政。债务和赤字也很低,当时每个人都期望他们持续处于这种状态;经济危机引发了财政赤字。经济危机是一种全球现象,由银行和个人债务失控引发,而非政府赤字。我们不必急于采取紧缩的政策:金融市场从未担忧的英国偿付能力。英国经济因采取紧缩政策停滞一段后开始复苏,但并不能弥补联合执政最初两年造成的损失。
然而,正是这胡说八道的言论主宰了新闻界。媒体认为这是事实,而不是假设,并且英国工党并未试图反击,可能因为它认为这是一场政治斗争,而他们注定赢不了。但是这是为什么呢?

威伦•路易斯表示,这跟对政府和家庭之间不恰当的类比有很大关系,也与那些在从事金融业的经济学家带来的恶性影响有关。这些人在英国就像在美国一样不断兜售财政赤字的恐慌故事,也不必为自己一个接一个的的错误论断负任何责任。如果说美国的经验可以作为他们的参照,我想英国也期望看到公众人物表现严肃,让人联想到严峻的“我们需要做出艰难抉择”的讲话姿态。

然而,这让人相当吃惊。事实上,英国和美国经历经济危机之后并不需要做出艰难的抉择。相反,他们需要的是用心思考——能理解这是一个特殊环境下,通常的规则并不适用于持续低迷的经济状况。在这种环境中,政府借贷并不能与个人投资相比,政府消费可忽略不计。

不过,认真思考并不在英国公共话语的范畴之内。因此,我们只是希望不管最终是谁管理英国经济,不要像他假装的那样愚笨。

本文发表于2015年5月8日。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