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共和党坚持“失败是失败者的荣誉”
新经学
2015年05月19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5月15日发表专栏文章《因失败而结缘》,批评美国共和党总统竞选人杰布·布什秉持其家话“打死也不认错”的传统,同时也没有承认失败的勇气,并表示这样的人在共和党内大有人在。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120612_jeb_bush_ap_328

杰布·布什(Jeb Bush)想让人们停止谈论过往的争议。我想你知道原因的。他有太多的争议不想让人谈论。我们不能如他所愿。了解一下最近的一些事,你会收获颇丰,而通过观察政客们对这段历史的反应却会知道更多。

在过去几天中,“让我们继续前行”的大事涉及到布什曾在采访中被问到——现在知道了他确实知道——是否还会支持2003年的入侵伊拉克时的反应。他的回答依然是:是的,他会。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牺牲了那么多生命,消耗了那么多金钱后仍然没有实现稳定?没问题。

于是,他试图回头。他“错误地理解了这个问题,”并且不再对“假设性”问题感兴趣了。不管怎样,“回到过去”对于那些参战人员来说都是个“伤害”。

花点儿时间品味那最后一句话的懦弱和卑劣。不,这不是夸张。布什正试图躲在军人后面,假装认为对政治领袖的任何批评——尤其是,当然是,他的兄弟,三军队总司令——都是对那些因他们上司的错误而付出代价之人勇气和爱国精神的攻击。这种做法非常低劣,告诉我们许多关于候选人的品质真相,这可比从任何近距离的采访获得的都多。

等等,还有更多:真是难以置信,布什用第三方语气来躲闪,仅仅承认“错误已然造成。”的确如此,但是是谁造成的呢?好吧。2015年年初,布什公布了他的首席外交政策顾问的名单,那是一份错误制造者的人员名单,那些人在伊拉克灾难和其他灾难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好好看看这份名单吧,里面包括这些杰出人物,如保罗·沃尔福威茨(Paul Wolfowitz,世界银行行长)——坚称我们会作为救星而受到欢迎,战争几乎没有什么损失;迈克尔·切尔托夫(Michael Chertoff)——卡特里娜飓风来袭时的国土安全局局长,不知道成千上万的民众受困于新奥尔良会展中心,没吃没喝。

换句话说,对布什来说,在灾难性政策失误中扮演中心角色不会让他在未来的影响中失分。如果有区别的话,在国家安全问题上被记上犯过灾难性的错误似乎成了一个必备的信誉。

选民,甚至是共和党内的初选选民,或许不敢苟同这一观点,甚至在过去的几天里,可能还对布什的总统选举前景敲响了警钟。不过,在某种程度上,那是不公平的。对于布什家族来说,伊拉克是个特殊问题,这个家族即有不承认错误的历史,也有无论他们表现的多么恶劣,都坚持与忠诚于家族的近卫队站在一起的历史。但是,拒绝汲取教训,以及只有在重要问题犯错才能获得接纳的政治正确性说法,这一做法实际上在现在共和党中无处不在的。

以我经常关注的经济政策为例。如果你看到那些对共和党领袖(包括可能的总统候选人)有重要影响力的经济学家名单,你就会发现,如果回到“布什繁荣”时期,他们几乎都同意没有房地产泡沫,美国经济的未来是一片光明;他们几乎都预计美联储抗击经济危机的努力(他们认为,成熟的经济不存在泡沫破裂)会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他们几乎都预计2014年全面实施的奥巴马医改会造成巨大的失业率。

鉴于这些预测结果完全错误——我们经历了史上最大的房地产危机,严重的通货膨胀持续了六年多,2014年成了自1999年以来就业率最高的一年,你或许会认为在大老党(共和党的别称)中的经济学家并没有把一切都弄错。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对经济预测完全错误,对于伊拉克问题认识完全错误,这一切似乎成了一个必备的信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最好的解释是我们正在见证极端部落制度的影响。对于现代右翼来说,一切事物都是政治的试金石。任何试图彻底地想清楚伊拉克战争利与弊的人,很明显地都是乔治·W·布什总统的敌人,而且没准还是个仇恨美国的人;任何质疑美联储是否真地在贬低货币的人,毫无疑问地都是资本主义和自由的敌人。

即使这些怀疑都是正确的也没关系。仅仅提出对于关于当下正统说法的疑问,就会遭驱除,永不复用。因此,仅剩余的“专家们”就只有那些造成了即成事实错误的人。这是一种汇集失败的俱乐部:男人和女人因有一段全乱了套的经历而结合,同时却拒绝承认有这段经历。他们还有机会在他们的错误统治时期再添错误篇章吗?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