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入侵伊拉克的错误和谎言
新经学
2015年05月20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5月18日发表专栏文章《入侵伊拉克的错误和谎言》,批评美国共和党人一直不愿意讨论和承认20多年前入侵伊拉克所所犯下的错误和谎言,同时认为2016年的大选是一个合适的机会。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450_shock_and_awe

真令人吃惊!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原来是一位失败总统的兄弟要竞选总统,入住白宫了。由于杰布·布什(Jeb Bush)的这份声明,我们最终能听到有关于伊拉克入侵事件的直接讨论,而这却本应在十年前就能实现。

但是,许多有影响力的人物——不仅仅是布什——更希望我们不要此番讨论此事。现在我们很明显的感觉到政治和媒体精英们正在试图了结此事。是的,这种言论到处都是,我们现在知道入侵伊拉克是个巨大的错误,而现在是时候承认这个错误了。现在让我们继续下去。

好了,我们不要相信——因为这是个错误的理由,凡是参与战争争论的人都知道这是假的。伊拉克战争并不是个无辜的错误,它是基于最终证明是错误情报的冒险行动。美国入侵伊拉克只是因为布什政府想发动一场战争。有关入侵的公众合法性无关紧要,这只是个借口,伪造的借口。从一个基本意义来说,我们由于谎言而加入战争。

甚至当时开战理由的欺骗性太过明显:不断变化的论断却始终支持既定目标,这使真相暴露了出来。玩文字游戏也是如此——谈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时,将化学武器(许多人认为萨达姆有)和核武器混为一谈,不断地暗示伊拉克以某种方式支持了9·11事件的发生。

关于这点,我们有很多证据可以证实一切反对战争者的话。比如,我们现在知道,对于9·11事件本身而方——毫不夸张地说,在尘埃落定前——时任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已制订好了作战计划,与此次的恐怖袭击毫无关系。“判断是否足以打击萨达姆……横扫一切与之有关或无关的事”,拉姆斯菲尔德的助手在笔记中记录道。

总之,这场战争是白宫想要的,所有的所谓错误,正如杰布指出的那样,“已然造就”,是由那些未指明身份却从根本上想要这样的人所造成。情报部门确实错误地认为伊拉克有化学武器和核计划吗?不,那是因为他们面临着来自高层的巨大压力,要为战争寻找合理理由。战前的评估大大地低估了战争的困难和成本的吗?不,那是因为主战派不想听到任何可能的质疑快速入侵伊拉克的反对声音。的确,军队的参谋长高效地反击了质疑,并且声明此次战争即容易又低成本。

他们为何想要发动战争?这很难回答。一些好战者相信震撼和威慑伊拉克会提高美国在世界上的权力和影响力。一些人将入侵伊拉克看做一种试点,为一系列政体的改变做准备。这很难让人不怀疑有一个强大的摇摆因素的存在,它在利用军队的胜利以巩固共和党在美国的地位。

无论确切的动机是多么,结果都是美国历史上非常黑暗的一幕。再一次重申:我们在战争上说了谎。

现在,你可以理解为何许多政治和媒体人物不愿谈论此事了吧。我想他们之中的一些人可能也是受欺骗了:可能将很明显的谎言信以为真了,说不出太多自己的判断。更有甚者,我怀疑他们沆瀣一气:他们意识到官方说辞只是战争的借口,但是却有自己想发动战争的原因;或者遭恫吓并与之串通一气。在2002年和2003年,在政客和权威人士中有个明确存在的恐惧氛围,批判推进战争这种行为看起来非常像是个职业杀手。

另外,因为这些个人动机,我们的新闻媒体通常很难应对政策不诚实事件的报道。报道者不愿意政客们说谎,甚至当涉及到世俗问题,比如,预算数字时,也唯恐出现偏袒。事实上,谎言越大,主要的政治人物参与公开欺诈的行为越明显,媒体也会犹豫不决是否要报道。它不会编制的太大---的确,这或多或少都是种犯罪行为---不会比美国在战争中说的谎言更大了。

但是,事实才是最重要的,不仅仅是因为那些拒绝学习历史的人注定在某种意义上会重蹈覆辙。现在,我们在伊拉克事件上说的谎言已经足够了,对于那些持有罪责的个人责任来说,这却仍然很重要。不要介意杰布·布什的口头错误。与此相反的是要想想他的那支外交政策团队,这个团队是由那些主张战争,直接参与编造谎言之人领导着的。

因此,让我们纠正伊拉克事件上面的谎言。是的,从国家的角度来看,入侵伊拉克是个错误。但是(向塔列兰(Talleyrand)致歉)这不仅仅是个错误,更是种罪恶。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