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亚投行:美国并非唯一输家 中国亦未大获全胜
新经学
2015年06月01日

中国设置加入亚投行(AIIB)截止日期为3月30号,西方国家纷纷在最后期限之前加入亚投行,而美国公开拒绝加入亚投行被视作决策失误。

AIIB

美国曾抵制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体制的改革,而这些改革本可以阻止新兴经济体新的银行机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配额的温和改革早已获得了该机构的其他成员批准,却一直在美国国会这一关止步不前且已逾五年,令中国和其他国家感到愤怒。

而除开此事件之外,还有一件知者甚少的事情,那就是在几年前,美国和日本曾驳回了一项由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提议的在亚洲发展银行(ADB)”特殊增资“提案。这项提议会允许这些国家把过剩资本导入亚洲发展银行以及增加投票股权,而这亦会让西方国家受惠。从美国角度出发,这项提议也会比让中国成立新的银行机构更为可取。

美国在揣测盟友意图方面也相当失败。美国自以为能够说服澳大利亚、韩国和其欧洲盟友不加入亚投行,然而英国在3月12日打乱计划,决定加入亚投行。很明显,对于几乎所有国家而言,亲和的中国更具优势。

然而,美国方面却依旧未曾停止错误决策。在三月最后的两周半里,蜂涌加入亚投行的欧洲国家在对付中国这样一个老练对手时暴露出了短视以及缺乏协调的问题。

假如欧洲国家对加入亚投行一事达成战略一致,它们在2014年就应在银行治理和治理结构这一系列问题上规划好了共同的定位,确保亚投行的完整性。欧洲国家也能为加入亚投行提出前提条件,形成坚定的统一战线。在逐个签约11个小时里,它们打出了王牌,彻底地瓦解了自己谈判立场。

日本也没能毫发无伤。很明显,随着众多西方国家投入亚投行怀抱,日本在考虑其选择权后声明将继续为美国马首是瞻。但将对美国的忠心于凌驾对亚洲基础设施的融资之上,这使日本很难与邻国的关系维护好。

在日本国内,财务省和外务省都遭到重要政党指责,未能就西方国家可能会加入亚投行一事给出警示。现在,尽管日本让美国保住了颜面,却也很可能会倒戈加入亚投行。

由于这一系列失误,中国的胜利已成定局,不过,这句话却只对了一半。不可否认,中国主导的多边银行机构比其预想中的规模更大,更积极,但在最后一刻的争相涌入恐怕也让中国政府吃了一惊。这超出了中国的预料。

中国计划组建一个类似亚洲银行的机构,能很容易地受中国统领。在三月初,共有27名意向成员国,而到了三月末,达到了57个意向成员国,并且还有很多国家在排队加入。亚投行现包括了所有南亚及东南亚国家,中亚和东亚以及高加索地区的大部分国家和众多的西欧国家,澳大利亚、巴西、新西兰、俄罗斯、南非和一些中东几个国家,包括伊朗及其对手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

这些不同的成员将会给银行带来政治和经济压力,这些是中国未曾预料到要处理的。为了容纳这些成员,有传闻称银行可能会设有十名副行长。这和一开始的精细组织的定位相去甚远。

那么从这次亚投行经历中得出的经验教训是什么呢?尽管关于中西方应如何处理好关系方面的文章、书籍和报道已是汗牛充栋,但双方在这件事中要学习的地方仍有很多。认真总结一下近来的失误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关于作者:

罗伯特·魏图(Robert Wihtol),前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首席代表 

译者:尹丹丹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