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希腊深陷债务危机
新经学
2015年06月05日

Alex Tsipras appears to be about to do a deal with Greece's creditors.

希腊能否与“布鲁塞尔集团”达成一致?希腊与其债权人四面楚歌,无论结果如何,经济萧条与结构性调整不可避免。

当希腊总理阿莱克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和财长亚尼斯·瓦鲁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发现前途困难重重之时,要达成国际财政交易远不只是巡回竞选演说那么简单。

不过,瓦鲁法基斯因此前众多不招待见的公开干涉行为而只能作壁上观,齐普拉斯及其团队似乎将很快与欧元区债权人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一项协议。这些债权人改名自称“布鲁塞尔集团”(Brussels Group),以平息希腊民众对“三驾马车”(troika)——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央行——的痛恨之情。

在德国小镇德累斯顿召开的G7峰会的分会上,欧盟官员以及欧洲各国领导人都在就希腊危机是否有所进展仍莫衷一是,但至少正反两方都在向前推动此事。

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如果齐普拉斯能促成交易并避免出现违约情况,这会是政治和个人的一大胜利。齐普拉斯为了争取贷方,特别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据称态度极为强硬——支持,就必然要做出巨大的让步。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赢得希腊选民的支持,那就近乎于奇迹了。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全球研究负责人加布里尔·斯特恩(Gabriel Sterne)指出,三分之二的希腊民众认为齐普拉斯应该是愿意做出让步的,而近60%的民众认为不能将养老金改革纳中其中——这可能会是触及债权人的底线。斯特恩认为希腊被迫退出欧元区的机率是50%。

遗憾的是,对希腊民众来说,前景可谓一片黯淡。在危机发生后,希腊的国内生产总值下跌四分之一,失业率高达25%以上。2008-2013年间,实际平均工资下降近18%。

有消息称,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与法国总统弗兰索瓦·奥朗德(Francois)在6月1日与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劳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共议希腊债务危机事宜。

然而,只要商议一天无果,神经紧张的储户就会将钱转存到国外银行,导致希腊银行储蓄大量外流。海外投资者增加对希投资的计划一拖再拖。出于对希腊夏季事件的顾虑,游客会放弃曾经的度假首选克里特岛,宁愿选择前往西班牙的伊维萨岛。

最新数据显示,希腊的银行存款数量为十年最低。政局动荡也让2014年起稍稍步入正轨的经济复苏再次受挫。上周公布的一些数据证实希腊经济重返衰退。

如果协议达成了,希腊就有可能要面对新一轮结构性改革和削减支出,向布鲁塞尔集团证明其投资并不是花钱填无底洞,不过,齐普拉斯和瓦鲁法基斯此前大力吹鼓的免除债务很难列入解决办法之中。也就是说,未来几年,希腊仍将负债累累,时刻面临金主们的监督。

如果在协议未能在6月30日还款到期日前达到——希腊在此之前仍需筹款偿还多笔债务),希腊将面临债务违约的风险和不确认前景,以及退出欧元区。

希腊退出欧元区至少会有一大益处:或许旧德拉克马重新启用后会迅速贬值。届时,低价出售的茴香烈酒预计会让大批游客蜂拥而至。此后,对于欧洲市场而言,希腊制造业也会因生产成本低廉而吸引外来投资。不过,短期来看,退欧意味着资本管制、金融市场紊乱以及通胀飙升。

希腊人之前历经了苦难。然而,在另一次债务期限逼近之际,很难想像未来更加严峻的形势会造成何种结果。

 

译者:何天纯、岳金磊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