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生活在危机中的美国人
新经学
2015年06月09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5月29日发表专栏文章《生活在危机中的美国人》,指出从罗斯福时期设立的社会保障制度仍然是对美国收入分配平均数以下的民众很重要,能保障他们退休后的生活有来源。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628x-1

尽管美国遭受了经济大萧条及由此产生的连锁反应,它仍然是一个富裕的国家。不过,很多美国人在经济上难以得到保障,难以避免生活中的种种风险:经济拮据时有发生,许多人不想退休,因为如果退休了,仅靠社会保障是难以维持生计。

我希望,一些读者会对我刚才所说的并不感到奇怪。但是,太多富足的美国人,尤其是那些政治精英们,对如何度过后半生似乎毫无在意,这就是为什么要求美国联邦政府读一读美联储实施的最新美国家庭财务状况研究。

在我拿到那份研究报告之前,一些关于麻木无视的话语在我们的政治生活中屡见不鲜。

虽然冷漠的保守主义中盛行,我没有——或者不只是——谈论右派对贫穷人的无视。据皮尤研究中心称,超过3/4的保守人士坚信有政府的救济金穷人“过得很舒坦”;只有1/7的保守人士认为穷人“过得很艰难”。这种态度也映射到了政策上。据了解,共和党当权的州拒绝扩大医疗补助范围,即便联邦政府愿意为此买单,而这变成对穷人的惩罚是一种目标,一种即便不利于各州的财政预算,也仍是一个值得追求的目标。

法这,撇开自以为是的保守人士及他们对穷人的冷漠无视,真正震撼的是,对大多灵敏美国人来说,中间派传统智慧与有关生死的现实竟然毫无相关。

举个最突出的例子,关于社会保障。几十年来,公然想要削减社会保障补助金,尤其要以延迟退休年龄的方式实现,对那些想要把话说得中听又显得负责任的政客及专家而言,这几乎是一种必然的表态——一种严肃的表现。毕竟,人们的寿命更长,难道不应该相应地延迟退休吗?社会保障不是一个过时的体制,脱离了现代的经济现状吗?

同时,在我们这愈发不平等的社会,寿命长更多成了一个阶级性问题:在富裕群体中,寿命为65岁的人在增加,但是工资分配中只拿到一半以下薪资人,即那些最需要社会保障的人根本没有活得更久。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F.D.R.)引入的退休体系可能对富有的职场人而言过时了,但是它确实仍是我们很多公民的生命索。年逾65的绝大多数美国人中有一半多的收入是从社会保障中获得的,这个人群中超过1/4的几乎完全依靠每个月的补助金。

这些现状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最后会在政治讨论中出现。最近,我们好像比听到削减社会保障的声音少了,相反,由于个人养老金的减少,政府对增加补助金的提案引发的关注更多了。但是,我个人觉得联邦政府仍旧不了解那些尚未步入老年人的群体的生活。而美联储的研究对此有所涉及。

这是此项研究展开的第二年,现行版本真实地描述了一个复苏之中国家:不同于2013年,在2014年,绝大多数接受调查的人觉得与五年前相比,生活变好了。但是,令人吃惊的是许多美国人的生活容不得半点错误。

比如,我们得知3/10的非老年人说,他们没有退休储蓄或养老金,而在过去一年中,因为支付不起医疗费而没有得到治疗的人数占到一样的比例。几乎1/4的人说,他们或者家庭成员在过去一年有过经济拮据。

甚至还有一件事令我感到吃惊:47%的人说他们没有经济来源偿付计划外的400美元开支,400美元!如果他们要花这笔钱,他们就会迫不得已卖掉一些东西或借钱。

当然,情况更为糟糕。社会保障确实摆在那儿,我们应该很高兴这确实如此。同时,在经济大萧条期间,失业保险和食物券确实帮助许多不幸的家庭免遭最沉重的打击。虽然奥巴马医改计划存在缺陷,但是它大大增加了经济保障,尤其是在州政府没有破坏此计划的情况下,它的优势更能凸显出来。

但是,事情可能变得更加糟糕,也可能变得更好。没有所谓完美的保障,但是美国家庭可以很容易得到比现在更多的经济保障。这一点就需要政客和专家不要轻易谈论削减“福利津贴”的必要性,并要开始关注那些没有那么富足的公民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

 

译者:林艺婷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