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何  >>  正文
金何:那些被人类掌控的狗和狗肉们
金何
2015年06月17日

文|金何

 

在老城区的一个菜市场,无论冬夏,总有那么几家狗肉摊摆着杀好的肉。很少看到有个人去买狗肉,对于吃狗肉,大众的心态是可有可无,它既非家常便饭,但也并不是珍馐美食。

夏至将至,身处玉林,所谓荔枝成熟吃狗肉成节的说法,似乎有点言过其实。在我居住过的所有城市,包括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后半夜城市就进入梦乡了。但玉林似乎是个例外,每当夜色降临,大街小巷你都能看到小吃摊,而玉林人似乎也是夜猫子,后半夜走在大街上,三五成群围坐一起的人到处都是。

这看起来像是给所谓的狗肉节增加了人气上的声势,但实际上,媒体的所谓夏至当天,玉林全城皆食狗肉的说法,是一种夸大了说辞。当外乡人身处期间,被一种表象迷惑,仿佛吃狗就是在每夜里举行的宴会。

这其实有点太高估了玉林人吃的特性。

不过,相比于往年媒体的热衷,坊间的热议,今年媒体似乎有点冷淡。当笔者问及一个媒体圈的朋友为何今年报道力度下降的时候,朋友说了两个字:安全。

你听了其实不必愕然,在我看来,媒体不报道此事恰恰是明智之举。在这个问题上,吃与不吃两派之间,除了分歧之外没有任何可以调和的迹象,媒体如果还像往年那样大张旗鼓的报道,只能是在撕裂矛盾。

我自己倾向的观点是,在没有立法的前提下,禁食狗肉只能是一种倡导和呼吁,不能采取过激的不合逻辑的方式来进行。

爱狗人士的逻辑是,狗是我们的宠物和朋友,我们应该加以保护,而吃狗肉体现的是我们的文明和进步。

吃狗肉人群的观点不明确,他们吃狗肉,可能并没有抱有什么目的,就像吃猪肉、吃其他肉一样,他们的吃,其实是与我们吃肉一样是一种无意识的吃。

反对爱狗的人,他们可能也反对吃狗肉,但更多的时候,他们其实反对的是爱狗的这个群体。他们认为爱狗人士的言论是片面和不可理喻的。他们觉得爱狗人士的言论很虚伪,因为,如果狗不能吃,那么猪以及牛羊这些都不能吃。而爱狗人士所说的对待动物的关爱和平等,在他们这种看似极端的逻辑对比下,就破产了。

其实,反爱狗人士的言论,和爱狗人士的观点意识其实是一样的逻辑。不管是爱和反,他们虽然在吃狗和吃猪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但是他们肯定在杀熊猫、杀犀牛等问题上没有分歧。后者因为有“保护动物”这块人类颁布的免死金牌,就可以怡然自得的活着。

所以,无论是反和爱,最后都得承认,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已经不可避免的被人类划分成了三六九等。因此,拿着各种动物之间的吃与不吃来相互攻击,本身都不具备说服力。上帝把人放在中间,把所有的飞禽走兽交给人管理,人有义务替上帝把众生管理好。

也因此,我们在讨论吃与不吃的时候,其实根本绕不开众生本不平等这个最高的指示,作为低一等级的动物,它们确实是在我们人类意识的主导下生或死,在我们思维里作为众多一般物种还是稀有物种而存在。如果说我们文明,那么为何那些马牛羊就得被我们主导它们的生死,并且成为我们的盘中餐?如果说我们不文明,那为何猫狗等宠物以及那些稀有物种都会成为我们的座上宾呢?

到最后,不管是爱狗还是反爱狗人士都得承认一点,所有动物的生死,其实没有自主意识的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它们的生死平等,牢牢掌握在我们的手里。因此,我们没有必要认为我们的善良或者邪恶的,我们更没有必要拿着这一点作为相互攻击的武器。因为,虽然动物的生命在人类面前是无常的,看似人类成了主宰者,但是在大自然面前,我们又何尝不是感到无常呢?你可能不会对每天死去的猪和牛感到哀痛,但是你可能会为一条狗的被杀以及一只猫的被虐而感到忿忿不平。

生命的意义在于,在文明面前,你我不必装的有多高尚,同样也不必掩饰文明不平等所带来的最大限度的卑鄙,因为,人类就是这样的一种生物。你我,同属此类。

【责任编辑:管理员】
专栏作家,文章见于思客、上海观察、南方周末等媒体。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