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新经学:希腊携手欧元区上演“离婚”盛宴
新经学
2015年06月24日

greek crisis

留意婚姻生活中的两人从来都不是一件很惬意的事。希腊总理阿列克西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曾指责债权人要让希腊大丢颜面;他还控诉世界货币基金组织(IMF)对希腊的困境负有“刑事责任”。欧元区的一些知名政客们则公开表示,如果未来几天没有达成协议提供援助资金,就会出现希腊债务违约和退出欧元区的情况。

当前事态紧急缘于希腊在6月30日前似乎无力偿还的IMF15亿欧元(合17亿美元)的援助贷款,以及希腊的欧洲援助资金同日到期。在最终谈判时峰回路转成为了“欧洲特产”:欧盟各国财长将齐聚卢森堡(Luxembourg);各国领导人可能在6月21日会晤;欧盟峰会则于6月27日或28日召开。齐普拉斯与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有可能还会碰面。协议还是有可能达成,不过,双方之前互相看不顺眼。如果把这种关系比作一场婚姻,那么律师就要来回奔波了。

离婚堪比灾难——对每个人都是如此。问题在于,除非希腊和欧元区改变他们之间的关系条款,否则继续在一起将不会有什么更好的结果。

希腊退出,极左派登台

从希腊违约和退出欧元区来探讨一下原因。五年间,令人大为光火的争论一直持续,有人也已开始接受希腊将要退出的预期。不过,他们要犯错误的。
对希腊而言,由违约获得的的收益少之又少,但付出的代价可能十分高昂。没错,希腊可借此摆脱3170亿欧元(几乎为GDP的180%)的债务。但是,对于希腊而言,这种局面的实际价值并没有听起来那么好。尽管债台高筑,但债务的利率低廉,清偿限期长达几十年。到21世纪20年代初,利息数额只不过占GDP的3%。即便是希腊也足以支付。退出欧元区也不一定会更好。从理论上看,希腊(退出欧元区后)推出新币,并依靠自己的央行运作,能让本国货币贬值从而增加竞争力。不过,希腊的对外贸易规模不大,即便之前降低了16%的名义工资,却未现出口回暖情况。

相比之下,希腊退出欧元区代价高昂:银行破产、储蓄削减、合同违约以及信心破灭。政治也可能受摧毁。齐普拉斯的极左派政党激进左翼联盟是反市场反企业的组织;新法西斯政党金色黎明党(Golden Dawn)以及共产党会壮大——两党合占12%的票选。大多数声名狼藉的中间党派也会奋力崛起。本周,齐普拉斯在俄罗斯与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秘密接洽。如果希腊会被逐出欧元区,甚至有可能是被踢出欧盟,那么这样一个有政变历史的国家将会变得暴力、甚至更加腐败。

这也是欧元区在甩掉希腊时需要三思而行的原因。这个崩塌的爱琴海国家是整个欧盟的问题,无论其政客收受的贿赂是欧元还是希腊货币——事实上,较之希腊现状,受贿一事更严重也更棘手。此外,货币联盟理应是不可更改的。事实上,如果欧元成员担忧遭到驱逐,这种情绪就会在葡萄牙和塞浦路斯等脆弱的经济体中蔓延——就算这次危机中不会有,下次也会出现。

或许包括齐普拉斯在内的一些人已得出了结论:希腊退出欧元区代价高昂,因此,它可以指望欧元区在最后一刻做出让步。不过,这种做法很鲁莽。如果欧元区决定继续忍耐,就必须体现(对希腊的)强制力。只要主权国家间的货币联盟一旦形成,那么不可撤销原则和强制原则就会自相矛盾。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欧元区忍耐是有下限的——尽管没人知道下限在哪。

债务“棒打鸳鸯”

结论就是:希腊退出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件事。即便援助谈判破裂,即便希腊出现违约,即便希腊提出资本管控,即便由于欧元所剩无几,希腊国政府开始打白条——即便如此,公投或是新政府仍能让希腊有回头路。

不过协议达成也是一个过程。尽管达成协议无疑会被称赞是一次胜利,却也只是朝着希腊最终重组债务迈出的一步。希腊的信誉岌岌可危,很明确不愿履行其承诺。因此每一笔新的援助资金都取决于希腊是否履行其承诺。这种条件既具必要性又具有经济性,但是在当今恶劣的环境下,所付代价着实高昂。欧元区与希腊的关系可以定义为在双方相互逼迫下所作出的“妥协”。婚姻可以维系,但是双方比之前更苦恼。

改变心态是必要的。双方都加剧了希腊的危机。尤其是最初,债权人过分强调要迅速调整财政,且执迷不悟地试图去控制希腊危机的规模。同时,他们除了使得希腊经济状况变得更加恶化(自2010年以来,希腊GDP缩水21%)之外,一无所获。这都是实现希腊真正任务道路上的旁骛。为了谋求经济增长,希腊真正要做的是解决结构性障碍——猖獗的裙带关系、令人绝望的公共管理、荒谬的坏规定、刻板且不可靠的司法体系、资产国有化和寡头垄断以及僵化的商品、服务以及劳动力市场。

但是齐普拉斯让局势雪上加霜。2014年,希腊经济实现增长,而如今确再次萎缩。这不仅是由于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无能且比前一届政府更擅长庇护主义,还在于故作姿态的谈判吸引了该党的所有注意力,使得希腊经济倒退数年。期待危机促使谈判有所进展并迫使对方做出让步的需求破坏了市场信心。资金早就从银行系统内蜂涌流出,投资者纷纷撤离。每一项改革成为了谈判的筹码:达成协议前一定不能出卖,一旦协议敲定后也不能超出限度。认为改革对希腊有所裨益的观点不复存在。

大部分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但是,该国政客宁愿向德国寻求援助,也不愿对内改革。希腊必须明白:如果不改革,债权人就会失去耐心。不“离婚”对大家都有好处。但是,这场婚姻却不值得不计代价地挽留。

来源:经济学人

译者:杨雪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