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何  >>  正文
金何:漫天叫价要彩礼的底气是谁赋予
金何
2015年07月06日

文|金何

 

彩礼愈发过重话题近日再次被媒体提及。其实就在笔者的家乡,适龄男子遭遇的结婚困局,一点也逊于这名杀人的男子,动辄10万以上的彩礼,已经成为农村地区有适龄男子家庭最沉重的负担。因彩礼返贫、家庭不和睦事件层出不穷。

面子抑或是攀比?这些或许是表面原因,不妨从侧面入手,看看彩礼过重背后的真正现实困局是什么。

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以人口大省,同样也是彩礼过重的河南为例,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河南省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7.77,高出103-107正常值上限10.77个点。而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到2014年底,全国男性人口70079万人,女性人口66703万人,总人口性别比为105.06(以女性为100),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5.88,男人比女人多3376万。

第一个数据表明男女比例失调不光是现在进行时,也是未来进行时,第二个数据更直观。当然这多出的三千多万男性里,里面有一部分是已婚的,但剩下的那些未婚的,将要面临着打光棍的风险。这些数据都指向一个事实:女性真的变成了“千金”,男多女少的社会结构,使得在婚恋彩礼问题上,女性一方成为事实上的主导者。

而造成这一事实的直接原因是重男轻女的思维。人们似乎只记住了传宗接代,但忘记了男女比例失调后的严重后果。现在,这一严重后果正在以彩礼过重的形式表现出来。男多女少,适龄男性不光失去了挑三拣四的资格,而且还得担负起沉重的彩礼。相反女性就不一样了,物以稀为贵,她们不光有了更大的选择权,而且在彩礼的多少上,占据着绝对的话语权。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老天对人们重男轻女思维的另类报复。

虽然各省都有《禁止非医学需要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人工终止妊娠条例》的出台,但重男轻女意识的不改变,就难以从根本上扭转男女比例失调的情况,那么婚姻彩礼女方占据主导权的局面也就不易打破。

或许有人会觉得,这会改变几千年以来重男轻女的格局,但事实并非如人们所愿。在笔者家乡豫北,农村地区家庭有男有女的情况很普遍,很多疯狂要彩礼的女方父母就不讳言,多要彩礼,将来儿子结婚的时候,这笔要来的彩礼就能换来一个儿媳妇。因此表面上看女性的地位似乎提升了,而实际上则只是把女性当成了一种筹码。

另一方面,随着城镇化进程向纵深发展,进城工作生活的乡镇人口越来越多。女性的从属身份,使得她们能够很容易的脱离本土,要么远嫁其他地方,要么嫁到城市。相比而言,男性就没有这样幸运了。他们虽然有机会到城市工作生活,但想要获取一个留在城市的资格,那却是举步维艰。于是,有学历和稳定工作的人一方面继续在城市奋斗,一方面通过自由恋爱的方式来获取进入婚姻殿堂的资格。虽然女方可能不会像农村家庭那样朝男方要彩礼现金,但房子基本是必不可少的。看看现在房价,谁心里都清楚这跟彩礼的性质其实一样。那至于些没有学历也没有稳定工作收入的适龄男性,他们只能退回家乡,硬着头皮面对男女比例失调和人口外流导致的男多女少的双重局面。

城镇化进程打破的不光是人口格局,传统的婚姻观念也在逐步发生改变,过去婚姻讲求从一而终,现在解除婚约越来越普遍。女性需要男性拿出可靠的信用担保,那最好的东西就莫过于彩礼了。同时,消费主义观念滋生,家庭亲情纽带在物质的冲击下逐渐断裂。过去讲求结婚之后再分家,而在这过程中,儿子能够继承家庭的一部分财产。现在变了,女性一方掌握了主动权,为了能够娶得媳妇延续香火,几乎什么要求都能答应,所以过重的彩礼本质上成了过早分割和继承家产的手段。假设男方一家还有弟弟,女性一方可能为了多得财产,可能还会加重彩礼筹码。为了彩礼,女性一方已经完全不顾及脸面,以及讨价还价的过程中可能会引起的日后家庭不和睦。

彩礼的性质早已蜕变,而它继续存在,则势必冲击一切既有的观念和规则。缓解这个问题,也就是在缓解男女比例失调,改变重男轻女的思维。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不是朝夕之间就能完成的,在这个过程中,还有很多适龄男性家庭需要忍受它的折磨。

如果说彩礼是脸面,那相互之间的攀比,也是要在以上几个方面都考虑之后,再添加一道筹码。而这或许就成为压垮男性最后的一根稻草。面对女性一方底气十足的讨要彩礼,很多曾经以诞生下男孩为荣的家庭,绝对想不到20年后会面临这样的局面。这不光是个人不能承受之重,也是整个社会不能承受之重。

【责任编辑:管理员】
专栏作家,文章见于思客、上海观察、南方周末等媒体。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