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何  >>  正文
金何:80后不需要权威
金何
2015年08月03日

80后是被一路骂大的,即便是已经过了而立之年最大的80后们,依旧逃不脱被上一代人指手画脚。只不过从过去的叛逆,被阎连科骂成现代的懦弱,标签的翻转,让人瞠目的都不敢相信这是言之确确。

阎连科口中的80后,过早成熟且失去了反叛精神,进而他还列举鲁迅、巴金时代的年轻人能够大胆而决绝的抛妻舍子、扔下家庭,然后去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我想,阎作家的本意并非鼓励年轻人去做类似的事情,那样确实也就犯了望文生义的错误。我不妨揣测一下,阎作家的意思是在说当今的80后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小家里,而完全不再去顾忌或者参与到社会这个大家里来。

若说反叛,自然当推清末民初那个纷乱时代。自己被挨揍了,也只能认输,但人们尚有卧薪尝胆之精神,自然那一代的年轻人开始放眼全世界,最后虽然观点迥异,但却都不约而同的把眼神瞄向了西方世界。于是,他们那代人的反叛开始真正的上演了。鼓吹西学、打到孔家店、再有就是阎作家口中所说的抛家舍子。先不说这些言和行对后世的影响,而在那样的时代里,此种风气正盛,主动被洗脑参与或者被裹挟参与,是得已和不得已为之的事情。

再说解放之后,前三十年那两代人真的很反叛,不管是杀人还是打砸,他们都做的炉火纯青,阎作家正是那个时代的,相信他很清楚他们那几代人都做过什么样的事情。

好了,说了他们的反叛,我们再来扯一扯他们反叛之后遗留和延伸到现时代的影响是什么。

1、不中不洋。当今全国各地无不重新推崇国学,像香港、台湾这些飞地,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比大陆推崇国学要早三十多年。可遥想当年,不管是姓共还是姓国,这些个人可是恨不得把孔老二踩在地上再狠狠地踏上无数脚才解恨。大陆因为阎作家那代人的反叛已经让国学断档,即便是香港、台湾地区,他们所保留和推崇的,也是一部分,更多的更好的东西,在清末那场所谓的新文化运动中早就不知道流失到哪里了。如今我们穿着西化之服,说着汉语,使用着西化来的一切之物用。你说我们是中呢?还是洋?若真要打到中的标签,为何当下又要高高捧起来?若现在又高高捧起来,那么他们当年的打倒,或者说彻底不留痕迹的打倒是不是又是太过偏激呢?不过,正是这样的言行,在阎作家看来才是值得推崇的。

2、头上的辫子没了,心中的辫子还在。打倒溥仪便是共和,但在溥仪这个象征皇权的专制帝王滚出紫禁城之后呢,我们真的共和了吗?一个皇权的溥仪倒了,多少个政治、文化上的“溥仪”却站了起来。这些“溥仪”们是隐蔽且间接实施着自己的影响。崇拜行为依旧大行其道,崇拜导致的直接后果是惟偶像的言行是从。若这个偶像是坏的,那么一切崇拜肯定也是坏的;若这个偶像还算不错,那么这些崇拜行为也算好坏参半。毕竟,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圣人和完人,崇拜导致的直接后果是斩断了人们理性思考的能力,使得人们的思维意识很极端和很片面。众所周知的崇拜,就发生在阎作家年轻的时代,那种疯狂的洗脑,让人不寒而栗。

3、我们打倒了什么。若说反叛就是好的,我想从清末开始一直到上个世纪的70年代,多少代人都在疯狂的反叛,个人的反叛、家庭的反叛、社会的反叛……可我们从这类反叛中得到了什么?当年辜鸿铭的言行被无数人所诟病,现时代又被推崇起来,我想这应该算是历史给人们的反叛最好的盖棺定论。

回过头来再看80后生活的现时代。放眼全世界,革命不管成功与否,消费和享受生活是当下这个时代的主旋律。毕竟从西方一直到东方折腾了几个世纪,人们也有累的时候。更何况,如今的世界资本的力量已经完全从各个方面控制和驾驭了人们,人们终日为它奔波,为它所描绘出来的未来努力。

上几代人和如今的年轻人相比最大的不同在于,过去人们盲目推崇西方才导致反叛的发生,如今的社会,信息是全方位的,年轻人获取了更多且多种信息,他们不会再想过去那样但就某种单一的思想或者观点而做出疯狂的举动。所以,如今的不反叛是因为从更多信息的获取中,让人们的思考变得更加冷静,不会想过去那般疯狂。

我们不妨问一个问题,我们为何要去奋斗甚或反叛?为的不就是能够有一个平静祥和的生存局面当今80后所处的社会,虽然压力倍增,但若说到真正威胁到个体的生存,恐怕还没有。所以,反叛一个最大的前提是人们看不到希望,是从绝望之境遇中迸发出来的最后一股力量。

更何况,80后时代的人,并不想过去那般人一样需要权威。不需要权威是因为信息的畅通,畅通所带来的好处就是人们能够平等的交锋,不需要推崇绝对来获取力量,从多重的选择中就能理性且平静的获得能量,权威应该从80后的字典里抹去。

由疯狂到理性,这恐怕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70后是最后的余孽,60后以上的人全都经历过疯狂的洗脑教育,若让他们改变恐怕是难上加难。只有80后不同,因为从这代开始,他们获取信息的渠道畅通了,他们能够听到不同的声音了,能够从纷繁的观点中获取需要的东西。所以,若说未来社会之变革,正是从80后开始,因为我们不必反叛,我们能够从理性的角度看待问题,能够妥协退让,能够在变通当中找到前进的道路。

阎作家眼中的80后是他用过往思维思考出来的懦弱一代,但真正的80后们,想必已经不再去想做阎作家口中反叛的英雄了。因为这个时代不需要崇拜谁,也不需要推崇谁,这个时代需要的是协商和退让,需要的是理性和保留,而非破坏。

80后担负的使命很多,但绝对不是上代人强加给我们;80后一方面要替上代人的反叛所遗留下来的烂摊子擦屁股,另一方面又要开创新的局面;80后不需要权威,不会再去盲目的相信某种单一的观念,因为80后从复杂的信息获取中学会了理性思考;80后真正该做的,是走好每个人的道路,而时代会怎样改变,就是在每个人都问心无愧了之后,带给你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天下大同。

【责任编辑:管理员】
专栏作家,文章见于思客、上海观察、南方周末等媒体。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