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雨果·迪克森:英左翼疑欧派不可错用希腊为脱欧借口
新经学
2015年08月10日

Tsipras-and-Varoufakis-009

齐普拉斯在竞选前狂妄地许下空头支票,并选择了备受争议的激进分子雅尼斯·瓦鲁法克斯(Yanis Varoufakis)作为他的财政部长。英国改革派人士不应该选择相信如此不称职的人。图片:路透社记者阿尔吉斯·康斯坦丁(Alkis Konstantinidis)


希腊债务危机是英国退出欧盟的理由么?三位卫报的专栏作者——欧文·琼斯(Owen Jones),乔治·蒙博(George Monbiot)以及苏珊·摩尔(Suzanne Moore)——认为答案是肯定的。然而因希腊危机而脱欧的想法是错误的。他们将自己的结论建立在对希腊现状的错误理解上。 

英国右翼疑欧派一直渴望见到希腊终有一天被逐出欧元区。尽管他们会为希腊人民的困境挤出几滴鳄鱼的眼泪,但是他们的真实目的是利用希腊债务危机加速推进英国国内政治议程:英国退出欧盟。 

这种现象是左翼疑欧主义高涨的表现。它的出现是基于对希腊在以德国为首的其他欧元区国家的胁迫下不得不同意实施紧缩政策的认识。改革派人士不加分辨的轻信了希腊极左联盟领导下的政府做出的虚假宣传:他们宣称欧盟是一个无情践踏人民民主意愿的组织,因为这个组织孤注一掷地推行一种几近崩溃的新自由经济形态。 

如果这个说法成立,将会产生许多严重后果。它将逐渐削弱左翼人员对英国保持欧盟成员国身份的支持。考虑到保守党也在此问题上产生意见分歧,英国民众有极大的可能会在即将到来的公投上投出反对票。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对发起这个投票不甚在意,他乐观地认为他可以依靠工党的支持稳稳地拿到赞成票。但如果最后结果显示民众支持英国退欧,即使赞成欧洲一体化的改革派人士可以责怪首相在此事件上无所作为,也于事无补了。 

左翼人员对希腊的描述有许多可取之处。譬如,欧元的设计理念不良,有引起通货紧缩的倾向。再譬如,希腊当初不应该加入欧元区,因为他的经济并不适合在单一货币政策的严格约束下生存。 

一旦危机来袭,应该允许雅典暂时拖欠债务(当时许多债务还是由外资银行持有)而不是从其他欧元区国家借更多的钱。欧元区也不应该要求希腊实施如此削弱自身实力,自掘坟墓的紧缩政策。 

但左翼的叙述中也有许多不可取之处。他们并没有提到在债权人强制推行紧缩政策之前,希腊本身已有许多根深蒂固的问题:猖獗的逃税行为,盛行的提前退休潮,庞冗的公共部门和被特殊利益瓜分的私营部门。这些问题得到解决后,希腊才能重现振作起来。把必需的改革列为新自由主义也无济于事,人民逃税,50岁不到就退休,何谈进步,何谈变革? 

左翼的叙述中还忽视了债权人的“严爱政策”在其他四个国家:西班牙,爱尔兰,葡萄牙和塞浦路斯奏效的事实。虽然不能尽如人意,但这些国家的经济都呈增长态势。直到一年前上一届保守政权停止实施救助计划之前,希腊的经济也曾保持增长。在阿莱克斯•齐普拉斯(AlexisTsipras)掌权6个月后,希腊经济从缓慢下滑坠入了全面衰退的深渊。 

希腊极左联盟当然会把衰退的责任推到债权人身上,他们争辩道债权人蓄意实施了遏制希腊经济发展的政策,以逼迫希腊政府听从他们的摆布。但是,即使欧元区其他国家扮演的不是至善天使的角色,最大的罪责也该落到总理身上。 

齐普拉斯在竞选前狂妄地许下空头支票;选择了备受争议的激进分子雅尼斯·瓦鲁法克(Yanis Varoufakis)作为他的财政部长;他还没能拿出任何可靠的方案与债权人达成最后协议或是准备好合适的后备方案以防他的前一个方案没有成效。不管英国的改革派人士怎样同情希腊人民,他们都不应该选择相信如此不称职的政府。 

但是欧元区尤其是德国真的践踏了希腊人民自由表达民主意愿的权利么?没有任何民主理论规定一个国家的政客必须遵循另一个国家人民的意愿。德国领导人是由德国人民选举,代表德国人民的愿望,并不需要听从希腊人民。假若卡梅伦开始遵从波兰人民而不是英国人民的意愿行事,英国人民也会怒不可遏。 

诚然,国家间应该互相帮助—特别是共用同一种货币的亲密盟友。但是说欧元区一点都不团结就不正确了。尽管许多援助款项都用以救助外资银行,但另外一大部分有用来救助希腊银行的,也有用来填补希腊预算赤字的。此外,债权人已经给予希腊部分债务减免的优惠:如降低利率,放宽还款期限。 

欧元区国家的确没有尽全力帮助希腊。但是这究竟跟英国保持欧盟成员国身份有什么关系呢?英国并未加入欧元区,就算英国退出了欧盟,也一点都帮不到希腊。 

英国如果一意孤行,只能是损害了自己的利益。英国将只能将就从二手渠道进入欧洲市场,而在这一个市场的份额就占到他们贸易总份额的一半。同时这样做也会减弱英国解决一系列跨国问题—如全球变暖,有组织犯罪,恐怖主义和的俄罗斯军国主义——的能力。如此看来,这样对英国没什么益处,对希腊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处。

作者:雨果·迪克森(Hugo Dixon)系英国卫报的评论员。

译者:mickymelodys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