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分析:为什么中国的经济将继续探底?
新经学
2016年01月12日

slowdown

加利福尼亚大学宏观经济学家詹姆斯·汉密尔顿(James Hamilton)和英国银行进行独立分析后,指出需求疲软是造成油价下跌的主要原因。鉴于中国是多数大宗商品需求增长的推动力,因此,油价疲软主要还得归因于中国经济疲软。

可是,这是哪种疲软呢?可以从两个方面思考这个问题。许多分析人士估计由于中国经济从投资导向型向消费导向型转变,中国的经济潜在增长率可能会连续下滑。这种观点表明了中国正面临着结构再调整,而这个过程将持续两年到四年。中国在许多方面上都减缓步伐,但这并不是一件大事情。

一种更为悲观的观点则认为,中国多年在基础设施,住房和制造业上投资过热,造成了信贷泡沫。中国已经引起了信贷泡沫,而且泡沫将会破裂,影响中国本身和亚洲的经济。这种观点并不是否定中国重组经济的需要,而是预测着经济周期性衰退的到来,就如1998年的经济危机。中国经济将不会是“软着陆”,而会是全面崩溃。

我们提出了第三种假设。2014年中期,商品价格暴跌,引发了石油供给剧增,中国未能跟随日元,韩元,欧元而贬值人民币。按照这种思维,正是中国政策上的失误才会扼杀其出口,才会出现进口商品需求增加。因此,如果中国人民币贬值,一切应该运转正常,商品价格也应该收回自2014年夏天以来那笔损失的一半。如果这种说法正确,中国经济就不会如此狼狈。所有正在挣扎和政治上存在困难的国家,立即需要货币贬值。

但是,第四个理论同样值得考虑。国家的领导人引导国家朝着新的方向迈进,这或抑制中国经济的增长。从邓小平时期到今天政府的治理,中国一直奉行着眼于经济增长,全球一体化和与其他国家建立和谐关系的经济自由主义观。然而现在,民族主义,而非经济自由主义,成为决策的推动力量。

其他后共产主义国家已经采取民族主义的应对措施。比如,匈牙利的奥尔班政府很多次对欧洲标准不屑一顾,他们将养老金收归国有,减轻司法的独立性,减少财政的透明性,限制媒体的权利。这些举措深入人心,奥尔班青年党(FIDESZ party)也因此在2014年国会选举中大胜。

不过,奉行民族主义需要付出代价。匈牙利的GDP勉强高于其2005年的水平,而波兰和斯洛伐克的GDP却快速增长。2005至2015年,匈牙利的GDP平均增长0.8%,对比之下,斯洛伐克为3.4%,波兰是3.9%。匈牙利GDP低增长的原因不能全部归因于2010年开始执政的奥尔班政权。但是,奥尔班政府使得21世纪初国家内部就开始恶化。因此,奥尔班为可谓是新兴匈牙利民族主义的因果。最后的政策使得匈牙利GDP的年增长下降3个百分点。

这些对比性的政策是怎样影响中国的呢?如果中国跟随匈牙利的步伐,中国经济增长速率将会从7%降至3%到4%左右,在先前的GDP增长中,这一数字大约为3000亿美元。有趣的是,这一GDP增速符合近来由许多独立咨询公司的测算水平。因此,这种向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的转变可能对中国经济会造成了巨大影响。

然而,问题是,经济是否以惯常的大于7%的速率增长,其都能降低至较低的增长水平,而不会促使绝对的经济衰退。一些人认为,经济衰退是不可避免的。例如: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经济学家泰勒·考恩(Tyler Cowen)认为,中国的GDP“增速将快速趋于零”。他在这方面问题上(的结论)往往是正确的。

经济增长放缓最重要的一点影响是,民族主义可导致具有明显经济影响的特定领土冲突。关于领土主张方面,俄罗斯与中国均采用吞并型及对抗型的政策。俄罗斯吞并了克里米亚,中国也正在加紧对其的领土主张,即在南海的永暑礁(Fiery Cross Reef)上建立军事基地。

至少在最先开始,这类举措在国内总是很受欢迎。在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自称其支持率接近80%,而独立观察人士对这一数据的估量也证实所言不差。不少支持率源于战争。至少通过一些举措,如随着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普京的支持率飞涨20%。在这方面,俄罗斯并非创造先例,随着2003年伊拉克战役打响,美国总统乔治·布什的支持率上涨13%。

但是,战争的代价是巨大的。布朗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伊拉克战争花费掉美国纳税人1.7万亿美元。如果将未来用于退伍军人医疗的费用计算在内,这一数值将高达2.2万亿美元。对于俄罗斯来说,用于战争的开支相对更加高昂。即使不将油价下跌的影响计算在内,我们预计到2020年,比起没有经济制裁时期来看,俄罗斯的GDP将以每年17%的速度锐减。战争所带来的代价是巨大的。

然而,普京没有回头的余地。诸如古巴、伊朗以及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的历史教训表明,(美国所主导的)经济制裁至少在多年后仍然生效,甚至是几十年。普京会放弃克里米亚以换取解除经济制裁吗?从俄罗斯国内来看,这将会是政治自杀。因此,普京陷入了不能进退的局面。他将俄罗斯困于经济制裁的情形(远离七国集团大家庭)不仅仅是几年年,而是未来的数十年。

通过声称在南海远离大陆600英里的永暑礁上建立军事基地的领土主张,中国已为自己备好了一个相似的陷阱。想一想,一架飞机从马尼拉飞往新加坡时途经了永暑礁上空。如果中国在此航线上击落了这样一架飞机,那么这有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昂贵的一次。那些在俄罗斯的制裁相当于每年花费中国2兆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永暑礁对中国人而言到底有多大价值?的确,这个岛就相当于整个南海。相比之下,美国墨西哥湾每年生产250亿美元的油气收入,并且被认为比中国南海的潜力大。换句话说,俄罗斯规模的制裁可能是南海潜在收益的100倍。中国政府是否考虑过这种可能性?

再让我们看看PMI(采购经理人指数),最近暂停发布了中国的采购经理人指数。早前发布的数据是基于部分样本的企业调查,提供一种经济状况快速了解方法。PMI的损失在三个方面令人担忧。

首先,我想大多数分析家认为,相比公布给公众的数据,中国的领导有更好,更及时和更可靠的数据。因此,PMI暂停发布带给人们这样一种感觉,即将发布的数据比想象的还要糟糕,PMI缺失本身是就是一个经济下滑显著的首要指标。

其次,PMI指标缺失也反映出缺乏信心的中国领导层应对经济下滑的能力。不只是即将公布的数据不如预期,而且领导人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应对挑战。

最后,压制PMI数据将中国带上了错误的道路,远离了进步,发展以及透明(的道路)。这意味着领导人想要扭转这个国家的历史路线,回归到一个更加封闭、不太活跃的经济体。在集中决策和控制形式上,国家实力比经济发展更有价值。

综合在一起考虑,这些因素表明,是时候质疑在中国的缓慢增长是否完全归因于结构性因素了。政府承担的责任是什么?我们似乎看到了错误的组合。高估的人民币产生较差的制造业数据,反映在PMI疲软,并且产生政治压力,拉动相关PMI指数。这反过来又破坏了政府的公信力和信心,促使中国股市崩溃。

此外,中国似乎同G7国家保持距离,把自己的命运与俄罗斯、匈牙利等管理不善的国家结合在一起。国家看起来是头朝上的螺旋式下降,并且政府缺乏合适的人员做出适当调整。

在这一切的背后,我看到了一个国家向民族主义转变以及远离经济自由主义。“实力强大”高于“聪明”,对于更为“聪明”的国家 来说,这是一个很糟的决定。不过,民族主义政策会长久持续,如在匈牙利和俄罗斯,他们的民族主义做法获得公众的认可。我们将看到这些事情在中国如何发展,但现在,投资者需要考虑的是,过去30年的中国可能不再符合当下或未来的中国。中国经济增长的时代可能结束了。

 

来源:CNBC

编译:蔡纯洁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