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新经学:人民币、美元和“热钱”流出
新经学
2016年01月20日

 US dollar vs China yuan

曾任职美联储和为美国外交官举办讲座的本杰明•J•科恩(Benjamin J. Cohen)在他发表的一篇名为《特别提款权的毁灭》(Crashing the SDR)的文中指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决定将会是一个让人担忧的先例。他认为,“一个曾是汇集精英货币的神圣保护地变成了为提高地位而进行政治斗争的混乱之地。”

有相反观点指出,对于50年前创立的“特别提款权”(简称SDR)篮子来说,将人民币纳入其中是一个最为重大的改变。在此之前,如果说SDR篮子的是一个神圣的保护地,倒不如说是一个发达国家货币独有的小团体。

尽管如此,除了关于SDR毁灭的言论,还有人将人民币获得国际货币的新角色与其贬值关系在一起。对此,《纽约时报》是这样写的:“中国的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后就开始贬值了。”

实际上,在2013年至2014年期间,美元相对于人民币来说较为坚挺;在人民币加入SDR篮子和美联储加息之前约两年的时间已是如此。(见下表红线部分)

us dollar renminbi

的确,在可预见的未来时期里,对人民币的短期和长期预期会大不相同。

从IMF篮子到公共和私人分配

The RMB graduated into the IMF reserve asset because it fulfilled its criteria. The first requires that the economy represents a major trading nation. Today, China is the world’s largest exporter and second-largest importer right after the U.S.
人民币逐渐成为IMF储备资产的原因在于它满足了IMF的标准。第一个要求就是经济能代表其作为一个主要的贸易国家。如今,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也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进口国。

第二个要求是人民币可以“自由使用”。有批评人士认为,由于人民币不能“完全可兑换”,因此不能自由使用。然而,IMF并未要求“完全可兑换”。例如,在日本政府取消外汇管制两年之后,日元到了1978年才完全可以自由使用。

尽管如此,还有批评人士认为,人民币“入篮”将不会增加人民币资产。科恩预计在未来几年只增加约400亿美元,对于超过10万亿美元的全球储备来说只是冰山一角。然而,这一预计证明在对IMF篮子重新加权之后,中期资金有望 会流向人民币资产。

那么,人民币“入篮”后全面出现的影响是什么?

首先,IMF篮子需进行重新加权。目前,IMF篮子价值2800亿美元,其中美元占42%,欧元占37%,之后是英镑和日元。IMF最新规定予以人民币11%的权重(而不是最初预计的14%),美元42%的权重并无变动,对于占比31%的欧元和其它货币的权重来说有所下降。尽管美元仍占据巨大的优势,在2016年至2020年期间,将会有310亿的美元流入人民币资产。

其次,公共投资者——各国央行、外汇储备经理人、主权财富基金(SWF)——会像以前跟进欧元和日元那般对待人民币。如果中国在全球11.1万亿储备中占1%,并且IMF决定解冻另外4%的权重,那么2016年至2020年人民币资产将达到2650亿美元。

最后,私人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有可能跟随央行和公共投资的举动,如果这些比重在未来五年如一些时间观察人士所言仅上升1%,在2020年至少会有2000亿美元转换为人民币资产。

通常说来,未来的事难以预测,往往出乎意料。不管怎样,市场需要的设计情况是基于实验,是审慎且必需的。

更有甚者,这些设计情况在中国也颇有争议,因为中国在全球储备金中的占比 比预计的要高。其次,外汇总储备还包括有57万亿美元未分配储备。第三,由于发达经济体的停滞,投资者们勉强获利,这一情况在发达经济体中尤为严重。最后,投资者希望能在风险和不确定性时期里让投资多样化,这使得人民币资产具有了吸引力。

可是,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不正是符合一些评论人士所认为的,人民币(当前)的疲软意味着其(长期)贬值?这种观点并不一定正确。人民币在短期和长期的情况不尽相同,主要是因为美联储上调了利率。

“热钱”涌动,全球经济疲软

不久前,美联储继2006年以来的第一次将利率上涨25个基点。与此同时,美联储希望以会“循序渐进”的节奏调息的方式来缓解市场的紧张程度。不过,无论如何,由于全球的担忧,股市振荡不已。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市场的谨慎和担忧是有原因的。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利率上涨空会超过预期地减少美国就业率和工业产出,而这同时也个全球带来一定破坏。

在此之前,在2004-2007年间,阿兰•格林斯潘和本•贝南克采取紧缩政策,很大程度上引发了经济大萧条,随之蔓延到全球。正是由于中国政府的刺激措施,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率维持在5%—7%。然而,量化政策出台,美联储将零底线利率翻了一翻,央行着手将“热钱”(热钱是美联储发行的短期投资组合)转入高利润的新兴市场。随即便引起了经济泡沫,通货膨胀和货币增值。

目前,美国的经济紧缩将加速“热钱”外流至一些新兴市场,而这些新兴市场有可能很快就发应对资产紧缩,通货紧缩和货币贬值等问题。

由于货币政策的分歧会对货币有指引作用,2013年和2014年以来,美元对人民币走强。在美联储收紧货币之前,中国人民银行l调整了人民币兑IMF货币篮子的汇率,加速资本账户改革。过去,在经济危机期间,中国人民银行的篮子政策扮演着对与美元挂钩的角色。在新货币篮子中,美元的份额(26%)低于欧元和日元之和(35%)。中国关注名义有效汇率指数,中国中央银行表示,不追求人民币相对美元的贬值,而是积极寻求资本账户完全可转换性。

在美联储上调利率后,人民币的币值将预计会在未来12个月内减弱,一方面是由于中国在2016-2020年间要实现6.5%更为渐缓的经济增长目标;一方面是由于“一带一路”系列政策——这将意味着中国将加大向外直接投资。2015年11月,尽管中国外汇准备金总数额仍为3.44万亿,但减少了870亿美元。

中国经济经历数十年高增长,经济放缓是正常现象,这也有助于人民币国际化。在经济多极化的世界,虽然美元占世界经济的比重下降到22%,美元仍然拥有绝对优势才是不正常现象;因为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债务人,并经历对外贸易双重赤字。

目前,大部分国家(尤其是新兴经济体)经济的增长受到某些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的制约,全球的经济前景仍低迷不振。在经济低迷不振的危机时刻,这可带来真正的全球风暴。

 

作者:丹•斯泰恩博克(Dan Steinbock)

编译:潘翔

英文来源:Chia US Focus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