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克鲁格曼:特权,病理学和权力
新经学
2016年01月20日

inequality

财富会危害你的灵魂。这不仅仅是一个古老的民间智慧,这是一个严谨的社会科学结论,经过统计分析和实验证实。相对那些占据较低层次经济阶梯的人,富人通常不太可能表现出同理心,更不可能尊重规范与法律,更有可能作弊。
即使没有经统计确认,很明显,极端的财富会产生极端的精神损害。举个例子,在正常情况下一个人的个性可能只是让人不太愉快,给他足以令其被谄媚者包围、可以随心所欲的财富,不难看出他几乎变得病态自私且漠不关心他人。

一个国家授予超级富豪日益增长的政治权利,这会发生什么?

现代美国社会,越来越多的收入和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而这些人拥有巨大的政治影响力——2016年总统竞选的早期阶段,约半数的政治献金来自不到200个富裕家庭。关注通常朝向寡头政治,其利益和政策偏好富裕人群而不是多数人群,这无疑是最大的问题。

但它也是事实,这些由金钱驱动的政治授权,包括太多被宠坏的自大狂。这让我想起当前的选举。

最明显的例子是,我一直在说现任共和党领导人。不论他的社会地位怎样,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可能会是个吹牛的恶棍。但他数十亿美元资产使其免受阻止大多数人表现自恋倾向的限制,从没有人告诉他,“你被解雇了!”结果是你一直在电视上看到这张面孔。

但特朗普并不是唯一一个在2016年竞选中发挥着特大作用、以自我为中心的亿万富翁。

最近一些有趣的新闻报道有关拉斯维加斯赌博大亨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阿德尔森先生涉及一些相当复杂的法庭审理,围绕他在澳门不当操作行为,包括有组织的犯罪和卖淫。鉴于他的生意,这可能不太令人惊讶。令人意外的是他在法庭上的表现,他拒绝回答日常问题并和法官伊丽莎白•冈萨雷斯(Elizabeth Gonzales)争论。她公正地指出,这不是证人该做的。

然后阿德尔森先生买下内华达州最大的报纸。交易定下来后,该报记者被告知放弃一切,开始监控三名法官的所有活动,其中包括冈萨雷斯女士。虽然这份报纸从不发表任何调查结果,但康涅狄格州一份小报出现一个看似虚构的署名攻击法官冈萨雷斯,这份报纸属于阿德尔森的一个助理。

好吧,但我们为什么要关心(这些)?因为阿德尔森的政治开支已经使他成为共和党政治的重要角色——以至于记者经常谈论的“阿德尔森首要,”候选人千里迢迢到拉斯维加斯表示尊敬。

还有其他例子吗?确实是的,即使自我中心还未上升到阿德尔森的高度。例如,我发现自己在思考共和党的另一个重要角色,对冲基金亿万富翁保罗•辛格(Paul Singer)。他刊登一封投资者的信件宣称通货膨胀泛滥——(他称)汉普顿房地产价格和高端艺术可以看出这点。这个事件让经济学家得到一些笑话,但想到写下这些东西却没有意识到非亿万富翁的感受,这需要多大的专注。

或是各种各样的亿万富翁,几年前,他们表情严肃、没有一丝自省意识,称奥巴马(Obama)总统暗示一些商人行为不端的说法阻碍经济发展。你看,他伤害了他们的感情。

要明确的是,反对金钱政治最大的理由是它让富人操纵政治系统并扭曲重要政策。亿万富翁讨厌奥巴马最大的原因是他在税收政策而不是感情上的行为。事实上,其中一些购买影响力的人也是一些可怕的人,这是次要的。

但它不是微不足道的。由少数人掌控的寡头统治,也往往变成骇人的自我中心统治。是自恋政治,还是愚蠢的寡头政治?无论如何,这是一个丑陋的景象,未来一年里它可能会变得更加丑陋。

 

编译:陈艳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