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正文
政治极化之下,快速推进的“弹劾大战”或正在破坏美国宪法
孙成昊
2019年12月17日

本周,美国众议院将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条款进行全院表决。上周,在公布了两项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加速推进弹劾流程,12月13日,司法委员会投票通过了两项弹劾条款。不出意外的话,民主党人将凭借席位优势在本周的全院表决中通过弹劾条款,两党政治大战将转场参议院,决定是否最终定罪特朗普。这意味着特朗普很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三位被弹劾的总统。

有争议的弹劾条款

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公布的弹劾条款看,对特朗普的指控绝非直击命门,其指控也没有外界原先预料的那么具体。第一项弹劾条款指责特朗普滥用权力,主要在于指控特朗普威胁停止向乌克兰提供3.91亿美元的军事和安全援助,从而迫使乌克兰调查他的政治对手、美国前副总统拜登。第二项条款是妨碍国会的弹劾调查,主要聚焦于特朗普指示行政部门官员拒绝服从众议院传唤。

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弹劾调查都是相对宽泛的指控,而不是贿赂等具体罪行。这两项条款在法律上并非无懈可击,从当前情况看,即使是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层面,这两项条款已经引发两党争议。在本月12日的听证会上,两党议员围绕弹劾条款激烈辩论,原定于当日的司法委员会弹劾条款表决不得不延期至次日,为当前的党派斗争再增添一层法律纠纷。

在“滥用权力”方面,特朗普及其共和党支持者坚称美国政府和乌克兰政府之间不存在“交换条件”(quid pro quo),而民主党人则认为,基于白宫现任和前官员的证词,特朗普要求乌克兰政府调查拜登和暂停对乌援助有着直接关系。但从法律角度看,这些证词均不构成第一手信息。尤其是特朗普最终在乌克兰没有调查拜登的情况下依然提供了对乌军事和安全援助,从事实结果看也很难证明存在明确的利益交换。

在“妨碍国会调查”方面,民主党人显然使用了与弹劾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和克林顿的相同策略,即认定违抗国会调查本身就是可导致弹劾的过错。事实上,对宪法的不同解释已经引发如何理解“三权分立”的分歧。民主党人认为,当涉及到弹劾调查时,总统无权忽视或无视众议院的权威,但总统与共和党人显然不这么看。

无力改变的分裂与僵局

反特朗普的情绪很可能成为民主党的“双刃剑”。民主党人明白,要在共和党议员占多数的参议院给特朗普定罪几无可能。民主党人愈加担心,漫长的弹劾过程会适得其反,在没有证据支持弹劾论点的情况下,公众会逐渐厌倦民主党连篇累牍的弹劾宣传。从当前的民调数据看,美国民众对是否应弹劾特朗普仍然分裂,而党性更强的共和党人则因为弹劾进一步强化了对总统的支持。

民主党的现有策略是加快弹劾进程,以便在圣诞节前完成众议院投票,把下一步交给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至少让特朗普背负“弹劾”之名参与2020年总统选举。

因此,民主党推动弹劾的最终目标不一定是凭此将特朗普逐出白宫,而是通过打击特朗普形象和声誉助力民主党候选人赢得2020年总统大选。然而,民主党面临的最大挑战仍是难以找到一个强有力的挑战者。根据“真实清晰政治”网站的近期2020年大选综合民调,民主党竞选人拜登28.4%的全美支持率依然领先于第二位的桑德斯和第三位的沃伦,但在具有“风向标”意义的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初选民调中,布蒂吉格和桑德斯占据榜首,拜登只处于第三的位置。

弹劾条款及一系列听证会更无法说服国会的共和党人支持弹劾或定罪总统。特朗普总统和他的顾问积极与共和党议员接触,以提振他们的信心,并共同制定计划应对众议院弹劾后的参议院审判。不过,共和党内部就如何应对参议院审判存在分歧。

特朗普希望能够在审判上大做文章,详细为自己辩护,同时借此攻击竞选对手尤其是拜登。但参议院议长麦康奈尔则另有考虑,希望审判过程尽量干净利落,没有必要吸引公众过多关注,避免共和党议员在明年的国会选举中失利,以捍卫共和党在参议院的微弱优势。

由于公众听证会和弹劾条款都不够尖锐,不足以打破当前几乎对半开的公众意见和国会党派之争的僵局,美国政治依然严重分裂,特朗普也依然在利用这一分裂来推进自己的政治议程。两党都无力改变,只能随波逐流。

政治极化与弹劾异化

2017年,特朗普执政时接手的是一个分裂的美国,而他本人的异军突起也正是受益于一个分裂的美国。美国国内政治从来不是铁板一块,但是近年来可以明显感受到政治极化愈演愈烈。特朗普政府所推出的医疗改革政策、移民政策、经贸政策等内外政策非但未能凝聚国内共识,反而进一步加剧国内政治分歧,推动政治极化走向新的高潮。

政治极化带来的最直接体现就是府会之争和两党之争。府会之间、国会之内几乎已经按照党派划线,“三权分立”沦为“否决政治”,两党为了实现本党利益和目标,利用宪法赋予的否决权力互相牵制,最终导致政府决策效率低下,甚至在特朗普任内出现美国历史上时间最长的政府停摆。

在总统选举即将到来的背景下,弹劾程序无疑将加剧党派斗争。即使有更多与弹劾相关的证据遭到披露,两党也很难就弹劾达成一致,党派界线只会越来越清晰。12月13日,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通过两项弹劾条款时,投票结果严格按照党派划线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在这种氛围下,另一个深远影响是弹劾本身可能将逐渐异化为美国国内政治斗争的一种新型武器,从而破坏美国宪法所规定的正当程序。在前总统尼克松和克林顿被弹劾的过程中,两党都忠实而谨慎地遵守宪法规定的弹劾规则。但现在,在政治极化和两党分化的塑造下,弹劾似乎正沦为两党打击对手的重要政治工具。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宣布了开启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但佩洛西也曾说过,弹劾将不可避免带来分裂,会消耗华盛顿“全部可用的政治氧气和资源”,而“我们应尽的责任首先是团结这个国家”。只可惜,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离佩洛西呼吁的目标越来越远。

(原文刊于澎湃新闻)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