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正文
“超级星期二”之后,民主党预选迎拐点
孙成昊
2020年03月18日

2020年的民主党预选热闹非凡,与2016年的情形形成鲜明对比。2016年,民主党一共只有6位竞选人参加预选,而在“反特朗普”浪潮的激励下,今年民主党的预选池子格外拥挤,前后共有29人参与竞选。即便其中18人在预选开始前撤出或暂停竞选,预选也一度拥挤不堪。而在两轮“超级星期二”之后,拜登在党内提名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3月3日的“超级星期二”不辱“超级”使命,民主党预选首次迎来拐点,选举格局由混乱团战成为“两雄对决”。在3月10日“迷你超级星期二”预选结束后,这一格局体现得更为明显。

由于每个大选年参与“超级星期二”预选的州数量不尽相同,今年的“超级星期二”至关重要,数量上看就有14个州举行预选并分配1357个“承诺代表”名额,而竞选人赢得党内提名总共需要拿下1991个“承诺代表”名额。在“超级星期二”后,预选将只剩下2467个代表名额。

尽管“超级星期二”之前已有4个州率先举行预选,但一共只分配了155个代表名额,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的数字意义,未能有效筛选几位实力选手。

开战之前,桑德斯凭借60个代表数领先拜登的53个代表数。由于差距微弱,双方都将“超级星期二”视为提前到来的赛末点,而拜登最终赢得10个州的多数代表,成功翻转落后于桑德斯的颓势。由于代表数落后太多,首次登场亮相的纽约市前市长布隆伯格在选后宣布退选,沃伦也在犹豫一番后宣布退出。

民主党内温和派迅速抱团是拜登赢得“超级星期二”的关键因素。布蒂吉格和克洛布彻早在“超级星期二”之前就宣布退选转而支持拜登,希望能够助拜登一臂之力,阻击党内“激进派”桑德斯。两位前竞选人的选择证明,他们对桑德斯代表民主党挑战特朗普并无信心,怀疑其自由主义政策在中西部战场难以赢得广泛支持。由于沃伦坚持参选“超级星期二”而分散了一部分桑德斯选票,民主党内“激进派”未能有效整合。

非洲裔选民的支持也是拜登能够翻盘的重要因素。在此前非洲裔选民占57%的南卡罗来纳州预选中,拜登就已展现了远胜于桑德斯的吸票能力。拜登在“超级星期二”中所获得的非洲裔选民支持更是超过了此前民调的预估数据。南方各州的非洲裔选民为拜登贡献巨大票源,尤其是在选情胶着的得克萨斯州,60%的非洲裔选民支持拜登。在3月10日的密西西比州,约有87%的非洲裔选民支持拜登,而支持桑德斯的比例只有11%。

而桑德斯阵营原本寄予厚望的年轻选民浪潮却成为美丽的泡沫。桑德斯未能有效扩大自己的选民联盟,其在今年预选中的表现甚至不如2016年,重要原因是年轻选民并没有被动员起来。出口民调显示,“超级星期二”中只有约八分之一的选民在18岁至29岁之间,有将近三分之二的选民在45岁或以上,十分之三的选民在65岁或以上。尽管从数据上看,多数年轻选民仍然坚定支持桑德斯,但这一年龄群体的数量不足以对冲支持拜登的多数年长选民数量。

“超级星期二”为拜登注入了竞选以来最强大的动力。在3月10日“迷你超级星期二”的六州选举中,拜登的竞选优势愈发凸显,反转势头延续,其与桑德斯的代表数优势进一步拉大,拜登最终赢得提名的前景日益清晰。拜登依靠南部和中西部跨族裔的选民联盟几乎横扫这一轮预选,在密歇根州、密西西比州和密苏里州都以压倒性优势战胜桑德斯。

对于桑德斯而言,前路崎岖坎坷。桑德斯在理论上仍然可以拿到超过1991票,但考虑到拜登的支持者联盟不断扩大,这种可能性非常小。桑德斯最实际的策略是想方设法阻止对手拿到多数票,然而,假使拜登未能拿到多数代表票,造成今年7月民主党全国大会第一轮投票无法投出胜者,那么第二轮“超级代表”中的多数也会把票投给他们更放心的“温和派”拜登。如此这般,桑德斯将重蹈2016年输给希拉里·克林顿的覆辙,再一次败在“超级代表”手中。无论从哪一种可能性看,桑德斯都离党内提名渐行渐远了。

(原文刊于《工人日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