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正文
精致利己的美国外交更狭隘
孙成昊
2020年05月26日

美国官方日前发布对华战略方针报告,告知国会近年来对华政策及实施情况,并提出未来对华施策方向。报告再度强调对华政策要以“有原则的现实主义”为指导,开展“大国竞争”策略。

“有原则的现实主义”下的对华竞争策略是白宫《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对华战略基调的延续。所谓“原则”是以“结果为导向”评判两国关系好坏,即美国只看重结果,要求中国给予美国对等回报。所谓“现实主义”是将中美关系的本质定义为“竞争关系”,以竞争迫使中国达到美国要求。从宏观角度看,“有原则的现实主义”已成为“特朗普主义”在外交领域的重要部分,其内核背弃了美国平衡权力与原则、兼顾硬实力与软实力的一些传统外交思路。总体而言,“有原则的现实主义”更像是精致的利己主义,从更狭隘的国家利益角度定义美国外交所应遵循的路线图。

在坚定执行“有原则的现实主义”的战略逻辑下,美国外交重军事、调经贸,重利益、调责任的特点十分突出。军费开支上,从20102017年,美国国防预算经历七连降,从6910亿美元一路减少到5740亿美元。但特朗普执政后,军费调降的局面立刻扭转。经贸问题上,特朗普牢牢抓住“公平”二字,在处理对外政策时更强调“经贸当先”,调整的最大特点是竞争性、功利性上升,合作性、让利性下降。特朗普甚至不再用战略眼光看待欧洲、日本、加拿大等盟友,而更多从纯粹的经济角度审视彼此关系是否“公平对等”。即便是盟友,也未必是美国经贸上的合作伙伴,而可能是捞取美国实惠的“搭便车者”,或是“美国优先”的绊脚石。

“有原则的现实主义”是美国根据世界之变、国情之变但战略目标不变所做出的现实调整。特朗普政府认为,当前地缘博弈和大国竞争全面回归、美国国力相对衰弱,但美国维持霸权的战略目标却不容改变。为此,奥巴马政府“自由主义”原则指导下的对外战略已不再适用,光靠国际主义、多边主义无法实现美国护霸的战略目标,外交上的改弦更张刻不容缓。

与此同时,美国国家之变同样折射在其对外政策的调整之上,国力的相对衰弱和内政的动态变化让美国不得不舍弃部分传统外交原则,而这一改变在美国历史上也不是无迹可寻,成为美国学界所讨论的“杰克逊主义回潮”,其中包括两层主要含义。

第一,维护美国的安全和繁荣应不受国际制度约束。这种看法颠覆了自二战后美国外交思想以国际主义为主导的基本趋势,迎合了特朗普支持者对传统政治精英自由主义外交政策的不信任,标志着美国不再把捍卫其国际秩序核心地位视作长远战略目标。

第二,强调外交政策要以国内政治为依据。“有原则的现实主义”体现了特朗普对国内选民需求的强烈关注,其支持者对“美国人”身份认同、人口结构变化和多元文化抱有强烈焦虑感,对自身狭义经济利益的关注远超对全球利益的关注,认为美国并未从全球化中获得经济实惠,这些情绪都成为推动特朗普对外政策之变的重要内因。

在“美国优先”原则引领下,美国正试图采取现实主义手段追求自身狭义的安全与繁荣,在谋求维持霸权地位的同时剥离对外战略中的自由主义成分,必然会对整个战后国际秩序的稳定造成较大冲击。当然,未来美国的对外战略方向仍可能出现回摆反复,只不过这一刻何时到来尚未可知。

(原文刊于《环球时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