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洋  >>  正文
李洋:一个中国80后写给拜登的信
李洋
2021年05月26日

尊敬的拜登总统:

我是中国的一个80后。冒昧给您写这封信,希望您能了解一个普通中国人对美国的看法,以及对中美关系的期望。

我们这一代对美国还是很有好感的。美国的动画片《米老鼠和唐老鸭》、《变形金刚》、《猫和老鼠》等都给我留下了美好的童年记忆。学生时代读了托马斯·潘恩、富兰克林、林肯,也读了马克·吐温、海明威、福克纳和杰克·伦敦。美国人民乐观、勇敢、追求自由的精神丰富了人类的精神食粮。

当然我们这一代也看《英雄儿女》、《上甘岭》,对于《别了!司徒雷登》、《丢掉幻想,准备斗争》等篇目更是烂熟于胸。学生时代读的更多的是托尔斯泰、普希金、奥斯特洛夫斯基、高尔基和肖洛霍夫。抱歉,当时索尔仁尼琴、帕斯捷尔纳克和布罗茨基的书还不多。

如是,尽管我们这一代对美国的看法内布满了时代的“罅隙”,但一个普遍的共识是美国是发达国家的代表,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从而让自己的祖国发展得更快更好,让人民早日过上幸福的生活,但中国就是中国,美国不想也不会变成中国,反之亦然。

两国建交后,即便是在中美发展水平差距最大的年代,两国的交往也是在相互尊重,彼此平等的基础上展开的。我想无论双方实力对比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这些都应是双边关系的基础。任何试图凌驾于别国之上的企图其实都让本国变得更低。

中国落后太久了,中国有追赶和发展的参照,但要超越的永远是自己。中国人从未想到国家强大后,总把舰队开到别国的家门口,总怂恿别国的民族和地区闹独立,总对别国内政说三道四。千百年的农耕文明的积淀归根到底让大家想得更多的还是:我们好了,别再受欺负就好了。是所谓“和而不同,美美与共”。

中国坚定捍卫核心发展利益本质上是不想让这些年不折腾换来的发展成果付诸东流,而非要抓紧发展以便日后挑战美国的全球地位。您本人的人生经历也十分坎坷,每次挫折之后您都能振作起来,相信您不是为了什么所谓的“政治野心”。发愤图强是人的精神特质,也是中美这样的大国的集体觉悟。

面对中国这样体量的国家如此快速和稳定的经济增长,如此锲而不舍地追求科技突破和工业进步,不论哪个国家放在美国的位置上都会感到焦虑。

但设若只有保持足够的领先优势才能让美国有安全感,那么美国就应该继续努力把中国甩开。但如果美国不正视自身积累的结构性问题和挑战,非要靠遏制别国甚至颠覆他国来保护内心的安宁,那么美国终不会如愿。美国要封锁和打压是全世界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是美国战后秩序在很多领域最大的贡献者。这样做只会让世界走向分裂,为美国秩序自掘坟墓。

美国应当庆幸,现在崛起的是一个爱好和平,崇尚和谐的国家,而不是其他有着军国主义和扩张主义传统的要一雪前耻的国家。中国对美国交流、开放和合作的大门始终是打开的。

过去40多年,您四次访华,与中国四代领导人打过交道。2011年第三次访华期间您说:“我想明确的是,无论是30多年前还是现在,我都坚信,中国的崛起,不仅对中国人民意义重大,同时也符合美国乃至全世界的利益。”这一判断放在将来依然站得住脚。

两国经历了二战洗礼的那一代政治家以非凡的勇气和智慧开启了中美关系的大门。能抓住那个时代的尾巴,结交四代中国领导人的美国总统,您可能是最后一位了。能够在亲身经历的基础上,把中美关系放在历史发展中辩证看待的美国领导人恐怕将“后无来者”。

前几日,我有幸参加了纪念中美乒乓外交50周年的活动,看着那些当年的乒乓健将再聚首,忆往昔,更加深刻地意识到无论政治家代际如何更迭,除了经贸合作,民心相交永远是双边关系的基石,是双方都应当共同珍惜和爱护的历史遗产。

我的儿子今年就上小学了,他喜欢看幼儿园老师给他讲的《闪闪的红星》,也喜欢看《兄弟连》。他一个接一个的天真但刁钻的问题让我真切地感受到,打动他幼小心灵的不是英雄和牺牲,而是中国人和美国人共有的对生命的热爱和对自由的追求。

请您永远不要忘记,我们两国人民曾为此并肩作战。中美可以回不到过去,但中美绝不是敌人。

祝好

一个中国80后

2021年5月21日

【责任编辑:王晗】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