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延安  >>  正文
魏延安:淘宝村不是淘宝村的未来 ——读郭红东等《中国县域农村电子商务发展之路》
魏延安
2021年10月05日

农村电商在几年前一度成为学术领域的显学,各方参与者众多,全国性盛会频频,一时颇为壮观,但这几年逐渐回归常态,一些跟风研究者也不见了身影。然而,农村电商的蓬勃发展态势却一直在延续,并不断发生演变,是值得持续关注和研究的。浙江大学农村电商研究中心是这些年难得的一直坚持研究农村电商的专业团队,不仅调查研究活跃,而且成果丰硕,我也与团队郭红东、曲江等诸位老师因为农村电商而成为老朋友。所以,收到他们团队合署签名的新作,顿时有一种亲切的感觉,也触发关于农村电商的进一步思考。

本书的内容架构像一个足球队的“361”阵型,包括山东曹县、江苏沭阳、浙江临安三个县域农村电商发展的系统调查报告,以及这三个县各一个典型村、一个典型人物的考察,还有一个内容丰富的问卷调查报告,最后是结论与建议。这三个县域的农村电商发展各具特色,曹县的演出服装及后来兴起的汉服产业占据全国重要版图,沭阳的花木电商一路领先一路创新规模庞大,临安的山核桃产业把线下优势有效转为线上优势在互联网时代继续执行业之牛耳,但却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从淘宝村的星火燎原开始的,也都具有明显的草根创业气质,所以淘宝村的壮大与后续发展很大程度就决定了这些县域农村电商未来的发展。

从2009年首次发现到2020年发现5425个,这十年淘宝村走过了一个从无到有、快速增长的发展阶段,给农村带来了新机遇、新产业、新理念、新主体、新渠道、新模式、新活力,让千百年来传统的农民迅速实现了与互联网的结合,有力推动了电商扶贫和乡村振兴。但随着淘宝村的壮大,成长的烦恼与日俱增,因为普遍是以家庭前店后场的低成本为优势的,因而不可避免地出现低水平重复竞争,一些竞争甚至是恶性的;因为普遍是以草根创业为基础,而且农村对外来人才吸引力不足,因而不可避免地面临人才严重匮乏的现实瓶颈,运营水平普遍低下,创新明显不足;因为普遍是熟人带动自发从事,因而不可避免地存在没有规划、基础设施落后、配套不足等现实问题,一些高度聚集的村庄还带来了严重的安全生产隐患。

虽然在淘宝村的发展过程中,县乡党政与村级组织普遍给予了支持与引导,但因为前期的基础薄弱,乡村资源动员能力有限,这种先天不足的现状较难改变,于是出现了“反留守”现象,淘宝村发展积累的财富不是让家人更好地留在农村,而是更体面地进城了,享受更好的教育、医疗和人居环境,老人变成了在城里留守,妈妈在城里带着孩子们陪读,而淘宝村的主要经营者却反向留守在村庄。这种现象的出现从根本上讲,是城乡融合还不到位所造成的,是淘宝村自身不可能克服的,要推动淘宝村在未来更好地发展,必须从城乡一体的高度来谋划,思考淘宝村的基础设施短板如何尽快补起来,公共服务不足的问题如何尽快与城市平等起来,需要在县域内统筹解决淘宝村未来的生产、生活、生态问题,是要成为城市新的板块,还是要升级为产业园区,需要有序推动产业的集群化发展、园区化承载、综合化服务,加快现有主体的差异化定位、特色化发展和现代化管理,从低水平的电商竞争向高水平的产业链协作转变。从这一点说,淘宝村并不是淘宝村的未来。

同时,淘宝村也再难以代表电商在乡村的发展全貌,2015年微商村开始出现,近几年出现的直播村又进一步丰富了农村电商的形态,传统电商复杂的运营流程被简单的手机操作所替代,直到今天才可以说,手机真正变成了新农具。但这些都不是互联网+农村的终极形态,淘宝村也好,微商村也好,直播村也好,都是电商新载体在农村的应用,共同构成了数字经济在乡村发展最活跃的一部分。这些活跃的力量将加速推动农业农村的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进程,让数字乡村加速呈现在我们面前,成为塑造新型城乡关系的新动力,让古老的村落最终现代化。

(二〇二一年九月四日)

三农学者、农村电商专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