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何 >> 文章

金何:李奎勇才是老炮儿,钟跃民不是

金何:李奎勇才是老炮儿,钟跃民不是

六爷最后也死了,不过至少比李奎勇死的稍微豪气一些。导演用诗意的笔法,演绎了一场六爷与小炮儿的对决,纯粹是出于对当年浪漫的青春岁月的礼貌。这不是祭奠,更不是致敬,因为,当年大院子弟们的人生还在继续,此刻正是人生巅峰。

金何01月03日

金何:把租的房子当成家的人,多半过得不差

金何:把租的房子当成家的人,多半过得不差

从古至今,中国人对属于自己的房子,都有一种近乎宗教狂热般的需求。租房住,始终有一丝不安全感萦绕周围。但在当下,传统的住房观可能早已被冲击的支离破碎。

金何12月14日

金何:防范小孩被拐的不同安全属性

金何:防范小孩被拐的不同安全属性

陌生人搭话不要说,陌生人敲门要在潜意识把他当成坏人……家长有防范意识值得肯定,但也不必过敏。过度宣扬外部世界的可怕,会让孩子难以构建对外界信任和善待他人的正常世界观。世上虽然有人贩子,但多数人看孩子的眼神还是善意的,假如都像上海这位爷爷太过敏感,那就未免因噎废食了。

金何09月24日

金何:80后不需要权威

金何:80后不需要权威

80后是被一路骂大的,即便是已经过了而立之年最大的80后们,依旧逃不脱被上一代人指手画脚。只不过从过去的叛逆,被阎连科骂成现代的懦弱,标签的翻转,让人瞠目的都不敢相信这是言之确确。

金何08月03日

金何:别用你认为的正确革《小时代》的命

金何:别用你认为的正确革《小时代》的命

我相信,郭敬明的《小时代》没有这样的威力。而那些拼命抵制的人,却想用所谓正确的价值来引导或者强制让郭敬明旗下的人改弦易帜。我想说,这样不好,纵然你真的是正确的,也得接受这个社会上有良和莠。

金何07月10日

金何:漫天叫价要彩礼的底气是谁赋予

金何:漫天叫价要彩礼的底气是谁赋予

如果说彩礼是脸面,那相互之间的攀比,也是要在以上几个方面都考虑之后,再添加一道筹码。而这或许就成为压垮男性最后的一根稻草。

金何07月06日

金何:那些被人类掌控的狗和狗肉们

金何:那些被人类掌控的狗和狗肉们

到最后,不管是爱狗还是反爱狗人士都得承认一点,所有动物的生死,其实没有自主意识的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它们的生死平等,牢牢掌握在我们的手里。

金何06月17日

我为什么讨厌微信:朋友圈的屎意人生

我为什么讨厌微信:朋友圈的屎意人生

微信正在逐步让你形成对它的依赖,最终你不会认为被微信强暴了,你会觉得自己和微信是旷古难遇的真爱。

金何05月22日

女儿国有同性恋吗?

女儿国有同性恋吗?

看来无论是虚构的女儿国,还是现实世界的封建社会,女同性恋的出现都是顺理成章的。只是相较于男同性恋的公然形诸歌咏,女同性恋之间的私密性更浓厚一些。

金何05月14日

你的饥饿感处在哪个层次

你的饥饿感处在哪个层次

这世上所有的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生活节奏有张有弛还是紧绷,是听命欲望摆布,还是看着欲望,全在你自己的选择。谁都有饥饿感,消极的别碰,积极的欲望懂得节制,别做那条贪心不足的蛇,不然会被活活撑死。

金何05月14日

我们正在沦为物质的乞丐

我们正在沦为物质的乞丐

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乞讨者,成了最直接最原始的与城市物质文明相融合的过程。乞讨,演绎的正是这个世界上最原始的欲望膨胀,过去乞讨对物质的敬畏,已经被膨胀的欲望遮蔽。嗟来之食,不再关乎尊严,关乎的是一天能挣到多少“嗟来之食”。

金何04月24日

环绕王思聪的“美”学价值

环绕王思聪的“美”学价值

王思聪构筑起来的环绕体并不是单一的,在现实和网络世界还有太多这样的环绕体存在,我们不妨把这类环绕体成为粉丝的聚居。每一个聚居区,都有自己的关于“美”的定义和标准。这一个个背靠资本的王思聪们精通宗教化艺术(religiofication),他们给自己的实际目的披上神圣的大衣,能够使得死忠们抛却自我思维来无条件迎合。

金何04月24日

我是“成功”的一条宠物狗

我是“成功”的一条宠物狗

成功不应该成为人生的全部,它和其它人生态度一样,也只是我们活着的点缀。

金何04月07日

凤凰男,你为何不是完人

凤凰男,你为何不是完人

何况夫妻婚姻生活就是要有妥协退让的勇气,做长辈的要体谅子女的难处,做子女要体会父母的需求和关切。想汝等这般针尖对麦芒,怎么会有和谐的家庭生活!

金何04月01日

屌丝孙少平的三重现实困局

屌丝孙少平的三重现实困局

孙少平只适合被人仰望,不适合被模仿。因为,即便是当下,也鲜有人有他这样的勇气,人们可以为了少年时代一瞬间的念头去扒火车,却没有勇气把自己的生命融入到生活的分分秒秒里,更没有真正理解孙少平的理想精髓是什么;人们有勇气自嘲屌丝,却没有勇气去改变自己屌丝的生存局面,更没有勇气去心平气和面对这份平凡;有勇气把自己装饰成杀马特,却根本没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出身,也没有勇气和毅力去改变自己的出身。

金何03月27日
专栏作家,文章见于思客、上海观察、南方周末等媒体。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