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娟 >> 文章

杜娟:“我想留下很多温暖的故事”——专访复兴门外一小校长杨芳

一个好的小学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大部分人应该曾经或将要思考这个问题,毕竟我们大多数人都会为人父母,关心教育,其中也包括我。

杜娟12月20日

杜娟:什么是基因?什么是伦理?我舅舅的故事讲给你听

全世界都在讨论一个科学家和他昨天刚刚宣布的事情,所有人都高举伦理和道德旗帜声讨此人有悖伦理,怎么可以编辑一个人的基因呢?我不参与这场声讨,更无力做科学解释。只想讲个非常简单的故事。

杜娟11月27日

杜娟:三十九天没有网络的生活你愿意吗?

三十九天,远离你周遭熟悉的生活,切断你每天赖以吃喝拉撒的网络,你愿意吗?我的答案是:好生羡慕。

杜娟07月19日

杜娟:你没能见到我的女儿,但她身上有你的影子

台湾著名主持人小S曾经说过,纪念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常常去思念他,不要因为想起来会伤心难过而不去想他,因为只有常常谈及他,思念他,他才会如同没有离开一样继续陪伴在我们身边,参与着我们的生活。爸,你没能见到我的女儿,但她身上有你的影子,谢谢你,很想你。

杜娟07月10日

杜娟:死亡免疫

一进家门,我母亲正兴高采烈地和我女儿玩耍,没想到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舅舅今天给我电话了,说你老舅上午死了。”看着她和女儿嬉笑的样子,心情仿佛一点没有受到影响。谨慎起见 ,我还是准备用悲伤的语气回应一句什么,我妈接着说:“还挺好,上午摔了一跤,下午就死了,没受什么罪,也没有给家人添麻烦。”

杜娟07月02日

杜娟: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一生三大爱,汽车、钓鱼和女人。听起来是妥妥的富二代一枚,其实不然。他是革命者的后代,我爷爷奶奶都是老党员。他是一个有趣、善良、充满爱的人。

杜娟04月05日

杜娟:名媛眼中的艺术品投资

艺术的东西无处不在,一盘一碗,一盆花,一张椅,都自有韵味在其中,若我喜欢,我购买、使用并收藏 ,就如同林明珠女士买动辄百万千万的画作一样,而我心中,是决不再会有“投资”的愿望了。

杜娟05月02日

杜娟:每个人都应该拥有扛过一切悲伤的能力

再后来,我会时常想起他的美好,有时候特地空出一些时间来想念他。在那样一段安静的想念之后,会对现在的生活充满感恩。死亡那么出其不意,会让人更珍惜眼下的每时每刻。毕竟,换个角度想,事情永远都有更加糟糕的可能性,何不感恩现在还好?

杜娟04月04日

杜娟:南锣鼓巷终于不再是小吃一条街了,可接下来呢?

那些古巷可以带给人的是无限接近过去的念想,可我们永远都是回不到过去的。在我几公里外的南锣鼓巷,我不由得为它未来的日子担忧,“小吃街”的名号终于是可以摘掉了,那么接下来呢?

杜娟02月09日

杜娟:找一种方式和世界连接

一场遥远的会议,一次未知的远行,一段长时间的项目加班,让我们偶尔抽离个人的小世界,忘记自己华服下的疮疤,忘记情感里的你追我赶,忘记生活里的鸡毛蒜皮,我们去和与自己无关的世界连接,让那个无关痛痒的世界给我们安慰。

杜娟09月12日
1 2 下一页   >>|
中国日报北京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